第325章 营前单挑

加入书签
  皇太极带着大军返回军营后,天色也不早了,但所有人脸色都是十分的难看。

  大帐中的气氛有些压抑,就连脾气最暴躁的阿济格和莾古尔泰,都不再叫嚣着要踏平赵家军的军营。

  而今年也才二十出头的多尔衮,始终如孙子一般,不发表任何看法,低调的完全不似青年小伙子。

  皇太极也没指望这些人能提出什么破敌良策来,目光依然看向了边上的范文程。

  “范先生,赵家军的军营防守严密,强攻伤亡太大,不知可有何破敌良策?”

  “这…回大汗,赵家军的粮草比咱们充足,营地又依河而建,着实无懈可击,事到如今,也只能先打造投石机,同时每日派勇士去营外挑战,他们若出战,就斩其将领,挫其锐气,若不敢应战,士气同样会受挫,待我大军投石机打造完毕后,再一起进攻,应该能收到奇效。”

  范文程迟疑了一下说道,措词非常小心,显然也知道对方若真的一心死守,这些举措能起到的效果恐怕也不会大。

  “嗯,也只能如此了。”皇太极无奈的点点头,也知道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也并未责怪这位当初百般拉拢的汉人文士无能。

  当年诸葛亮面对司马懿的拖字诀,都束手无策,连送女人衣服这种招数都用出来了,可见这种坚守不出的战术,是何其的难破。

  好在,这次南下打草谷,除了抢回来千余女子,还有一千多工匠,正好可以打造投石机,虽然南面山脉的树木很少,但还是能找到一些的。

  “大汗,要不咱们干脆别管赵家军了,直接分出一支兵马杀往河套,将投靠赵家军的那些蒙古人的家人都抓过来,到时候看他们还敢不敢和我大军作对。”

  “嗯,五哥这个法子好,大汗,我愿…”

  莾古尔泰眼睛一亮说道,一直和他不对付的阿济格这次到是点点头,正要请缨,就发现弟弟多尔衮在使劲的扯自己的衣袖,只得硬生生的忍了下去。

  “好了,分兵这种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明日各旗选出勇士轮流去叫战,十四弟。”

  皇太极一摆手,都懒得和这两个蠢货解释,说完看向了多尔衮。

  “臣弟在。”多尔衮赶紧出列。

  “打造投石机的事,就由你来负责,半月之内必须打造出一百架,还要打造五千张木盾,这次可不要再让八哥失望了。”

  “是,大汗。”

  多尔衮眼皮一跳,平时也就算了,可这个时节想要完成这一任务,有些棘手了,但也只得硬着头皮接下,暗怪哥哥刚才话多。

  …

  早晨,宽大豪华的专属雪橇内间,赵锐抱着兰朵儿睡得正香,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二郎…你…你们…太不要脸了。”

  “呵呵,晚上一个人睡有点冷,英姐,什么事儿?”

  赵锐揉了揉眼睛,见是马英干笑了一下,问道,兰朵儿这时也醒了,有些窘迫加害怕的躲进了被子。

  “哼!”马英冲着缩回被子里面的兰朵儿冷哼一声,就看着赵锐没好气的道:“皇太极派人来挑战了,正在营外叫骂,大家都想出战,可又没有你赵大帅的命令,末将特来请示。”

  “哦!挑战?难道是单挑?”赵锐也来了兴趣,貌似武将一对一单挑,三国以后好像很少玩了吧。

  “嗯,二郎,那帮后金鞑子太猖狂了。”

  马英来到床边,一脸兴奋地道,然后一马鞭抽向了兰朵儿,骂道:“装什么死,还不快起来,服侍大帅起床,一点教养都没有。”

  赵锐见她一本正经教训兰朵儿没教养,心里也是好笑,像她自己多有教养似的,不过女人之间的事,他是不会插手的。

  兰朵儿虽然恨得牙痒痒,奈何打不过马英,蒙古人都是崇拜强者的,所以即便被欺负了,也只能认命。

  在两女的服侍下,赵锐总算穿戴完毕,跟着马英急匆匆的来到了东北角的大营。

  登上一辆雪橇,果然就见两百步外,一名大汉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挥舞着长刀朝着这边在叫骂。

  而他身后更是有两百骑兵在呐喊助威,虽然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骂些什么,但从已方蒙古勇士脸上那愤怒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大帅,女真人太狂妄了,竟然敢侮辱我们伟大的成吉思汗,我请求派勇士出战。”

  一名土默特部的首领,来到赵锐身前咬牙切齿道。

  “好,那你就挑一名勇士,去给本帅将那人的狗头取来,本帅必有重赏。”

  赵锐一见四周蒙古人的表情,就知道,不出战恐怕不好,于是点点头。

  那名首领立即面露大喜,赶忙下去挑选勇士,不多时,一名蒙古大汉就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冲了出去。

  “杀!杀!杀…”

  “嗷,嗷,嗷…

  “擂鼓助威!”

  营地里的赵家军和蒙古勇人立即就呐喊起来,赵锐却是大手一挥,顿时咚咚的战鼓声响。

  显然,天天窝在营里都闲得发慌,有决斗可看,众人都是非常期待,包括赵锐都伸长了脖子。

  见赵家军派人出战,那名身着白甲的后金骑兵大喜,立即就拍马冲了上来。

  两骑快速交错而过,就见一抹鲜血洒向天空,土默特部的那名勇士裁倒马下。

  军营里的呐喊声顿时戛然而止,而营外的那两百骑兵却是大声叫好。

  “妈的,给老子再上!”

  …

  “再上,谁能将那贼将的人头取来,赏牛十头,美女三名。”

  接连三名土默特部的勇士被斩落马下,赵二爷就像输红眼的赌徒一般,不断的咆哮,催促许诺。

  “我操,这么猛,难道那家伙是鳌拜?”见半个时辰不到,自己这边已经被斩杀了五员勇士,赵锐下巴差点惊掉。

  托哈却是心里直滴血,这五人可都是他们部落最厉害的勇士。

  “二郎,他们的弯刀太短了,不适合单打独斗,要不让我上吧。”马英扯着赵锐的衣袖,小声的哀求道,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不行,太危险了。”赵锐头摇的像拨浪鼓,开什么玩笑,普通的赵家军他都舍不得,更何况马英。

  “二郎,你放心吧,我有汗血宝马,还有长槊,而且我马家枪法本来就适合马战,那人的出手刚才我也看清楚了,绝不是我的对手,你就让我出战吧。”

  马英却是不依不饶,她从小就学习枪法和马术,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施展,那里甘心错过。

  “那…好吧,不过,千万要小心。”

  赵锐见她信心十足,又见他们这边士气确实有些低落了,都快没人敢上了,犹豫了好半晌,最终点点头。

  马英顿时惊喜过望,刷的一下就跳下了雪橇,去牵自己的汗血宝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