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紧急撤离

加入书签
  从鞑子发起进攻,到杀入张家口,前后还不到半个时辰,导致张家口堡附近的军户商户根本就来不及撤离。

  这次鞑子足足来了八万骑兵,入关后,除了留下一万人沿着长城向两侧扩展,和就地攻打庄堡外,其余大军立即就兵分两路。

  一路由莾古尔泰率领,三万骑兵南下直扑居庸关,另一路则是由多尔衮率领,四万铁骑杀往西南的大同。

  宣镇总兵官亲率八千大军刚好出城,北方就燃起了狼烟,吓得赶紧带着大军退入了城中,堪堪将城门关闭,鞑子的骑兵就杀到,是险之又险。

  相比起镇城离北面的张家口只有几十里,南面的居庸关就没那么狼狈了。

  有狼烟传递信息,莾古尔泰带着大军杀到时,居庸关的守军早已严阵以待。

  作为华夏九大雄关之一,大明京师面北的门户,居庸关不但高大险峻,且常年驻扎着重兵。

  莾古尔泰也只是稍微试探了一下,就不得不放弃,最后只能望关兴叹,然后退走开始在宣府境内劫掠。

  宣府和大同的防御历来都是一体的,同样也有两道长城,宣府一破,大同的防御体系也将形同虚设,所以多尔衮率领四万铁骑,所过之处,犹如无人之境。

  各地明军除了紧闭城门,躲在城中死守,再无半点作为,因为宣府至大同根本就无险可守。

  不过,得益于宣府大同独特的地形和两道防御长城,使得第二道防御体系有了充足的缓冲时间。

  所以历来哪怕鞑子攻入大同宣府,也很难突破居庸关南下华北平原。

  同样也很难突破宁武关,雁门关深入山西腹地。

  大同和宣府在宋代以前,正是燕云十六州所在,战略位置极为重要,可以说是整个华北平原和三晋之地的屏障。

  宋朝始终无法夺回燕云十六州,就注定一直要被辽金元压制。

  这也是当初明太祖夺回两地后,不惜迁徒百万军户戍边,筑堡,建城,修长城。

  朱棣同样也明白燕云地区对华夏太过重要,一旦丢失整个北方都将永无明日。

  所以才迁都,虽然也有其他原因,但更多的还是想要天子守国门。

  这次鞑子从宣府破关,大同地区倒是有了一点准备的时间,大多数军户民户都撤到了城中,而多尔衮在沿途也没耽搁。

  大同城头上,卢象升望着遍地的狼烟,以及无数的百姓携老扶幼,慌乱地涌入城中,脸上是一片铁青。

  “大人,事已至此,也只能据城死守了。”王灿叹了口气。

  “宣镇武将通通该杀!”

  卢象升一双拳头捏得嘎吱作响,满脸的杀气,可见愤怒到何种程度。

  从华夏银行贷款的三十万两银子和他自己筹集的两万石粮食几乎全被他砸到了宣府,可依然出了纰漏。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光凭宣府大同两地的兵马,防守绰绰有余,但鞑子竟然杀了进来,想要将他们赶出去,凭借两地的兵马是万万做不到的。

  “哎!本督愧对皇上呀!”最终卢象升叹息了一句,心里说不出的自责和愧疚。

  其实他很想说对不起赵锐,虽然赵锐从始至终没有和他明说,但两人心里其实都明白。

  赵锐率领赵家军负责攻占河套,他负责防守大同宣府,他同样也明白赵锐是打算耗死鞑子,否则就不会准备那么多粮草。

  那么恶劣极端的条件,赵家军都攻无不克,好消息是一个接一个的传来,可他仗着长城防守却搞砸了,导致整个战略崩盘,此刻想自杀的心都有了。

  …

  多尔衮率领四万铁骑终于以天黑之前抵达了大同城下,望着无边无沿的骑兵,手头上只有区区三千刚练成的天雄军,和一万边军,卢象升也只能据城死守,等待赵家军回援,狼烟一燃起他就知道大事不妙,立即就派了探马前往草原和朔州。

  而一个下午,井坪堡附近都在紧急疏散转移,所有的百姓都是第一时间杀往朔州城,连赵家堡,吴家堡,黄家堡和军营都不得不舍弃。

  而刚刚修好的女子学堂,也被迫放弃,几万工匠,两千多名小姐丫鬟,都被撤到了井坪堡内。

  此时,堡中早已人满为患,人人脸上都带着不舍,毕竟许多房子都是刚修整好的。

  “于先生,乡亲们都进朔州城了吗?”马韵儿在城头望着匆匆回来的于师爷,大声的问道。

  “二小姐,都进城了,不过总督大人派快马来通知,这次鞑子可能来者不善,让我们最好都撤到朔州城去。”

  “可是,天都快黑了,这么多人,这么多东西,一个晚上恐怕来不及转移呀,何况朔州城也容不下这么多人啊!”

  马韵儿有些为难道,堡中可是足足有五万多人,再加上几万担粮食和大量的肉食,以及其他物资,想要一夜时间转移到朔州城去,根本就办不到。

  “这…”于师爷同样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春花,王队长,你们有没有把握守得住?”马韵儿只得看像女兵队长和留守的一名大队长。

  “二小姐,虽然我们只有三百多老兵和三百女兵,但却有一万多青壮,只要大家齐心协力,鞑子就休想攻破咱们井坪堡。”

  “不错,堡中囤积了大量的火器,粮食又充足,哪怕坚守半年都不是问题。”

  两人都是信心十足的答道,虽然井坪堡的堡墙不算高大,可鞑子不善攻城,他们有大量的手雷,轰天雷,还有手铳,绝对比朔州城更安全。

  “好吧!那咱们就坚守在井坪堡,守城的事全由你们俩负责,于先生负责调度物资,我负责安抚百姓。”马韵儿点点头,然后吩咐道。

  “是!”众人都是齐声答道。

  “二小姐,要不要派人去太原和草原求援?”于师爷却是说道。

  “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了,但恐怕是来不及的。”

  马韵儿轻叹一句,无论是草原,还是太原,这一来一回起码得十天,可鞑子很有可能明天就会到,所以她知道必须靠他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