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被阻宁武关

加入书签
  这次赵家军非常低调,没有出征仪式,也没有敲锣打鼓,天还蒙蒙亮,大军就拔营起寨,顶着雪花,向北浩浩荡荡的进发。

  马英带着骁骑营打头阵,紧接着是陷阵营,豹字营,炮兵营和各营的后勤大队,共计两万大军,连绵十数里,一面面旗帜在寒风中呼呼作响。

  炮兵营的弗朗基大炮,已经铸造了一百门,一匹骡马拉着健步如飞,好在地上的雪不厚。

  虽然气温达到了零下七八度,但几乎人人都脚踏皮鞋,内穿棉衣棉裤,外面还穿着棉甲,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

  骑兵甚至还有披风,一顶顶圆锥形头盔戴在头上,里面裹上棉花,简直就是遮风避雪的利器。

  这次赵锐没有骑马,而是老老实实的坐马车,之所以要顶风冒雪,还选择在气温最低的清晨出发,就是想检验一下部队的抗寒能力。

  如果连这都扛不住,那草原也就别去了,赶紧打道回府,洗洗睡吧。

  尽管气候恶劣,但大军依然只是花了六天时间,就抵达了宁武关下。

  宁武关守军早已如能大敌,关门紧闭,宣大总督卢象升更是站在关前,脸黑如炭。

  不过,心里也是暗暗震惊,赵家军的军威之强盛,装备之精良,纪律之严明。

  “停止前进!”

  马英长枪向上一竖,身后的五千骑兵就停了下来,然后拍马来到卢象升面前,冷笑道:“怎么?卢总督这是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赵锐呢?叫他亲自来见本督。”

  卢象升背着手,强压住心头的怒火道。

  马英撇了撇嘴,拨转马头就向后奔去,过半个时辰才拖着赵锐来到关前。

  而此时卢象升等的胡子都快结冰了,但依然冰雕一般保持着总督的威严。

  “卢总督,你怎么亲自来宁武关迎接?这大冷的天儿,还站在外面,太客气了。”

  赵锐跳下马,上前呵呵一笑。

  “赵锐,你不将本督放在眼里也就算了,可竟然擅自调动大军,你这是想干什么?造反吗?”

  “卢总督,咱们名人也不说暗话,你也是知兵事的人,知道河套地区的鞑子归降后金的恶果,也知道我要干什么,所以还请开关。”

  赵锐也懒得啰嗦,他知道卢象升竟然等在这里,必定已经猜到了他想做什么。

  “好,其他的老夫就不多说了,我只问你,可有陛下的圣旨?”

  卢象升点点头,他知道赵锐筹划已久,也没说什么事关重大要谨慎的话。

  “没有,不过半月前我已经派快马上奏了,相信这几天圣旨就会下来吧!”赵锐摊了摊手。

  “赵少保,你这是在玩火,这么大的事为怎么不提前上奏?等圣旨下来再出兵?”卢象升顿时指着赵锐痛心疾首道。

  “呵呵,提前上奏,说的好听,要是真那样,恐怕我的大军还未抵达草原后,后金的援军就到了,卢总督还是快开关门吧!”

  “不行,没有圣旨,老夫不会放你过去的,栋国,圣上对你的器重可谓是我大明朝独一份,听老夫一句劝,就在关下扎营,等圣旨下来再入关,有些事碰不得呀!”

  卢象升果断拒绝道,见赵锐脸色转冷,也是叹了口气,苦口婆心的劝解。

  “你身为宣大总督,防止鞑子叩关南下,调遣一两万大军北上大同宣府加强防御,不是很正常吗?”

  “哼,你敢说老夫放你入关后,你会老老实实的待在朔州等圣旨?”

  卢象升冷哼一声,大明朝堂是个什么情况,他再清楚不过,这么大的事,扯到明年都有可能,依赵锐那急性子哪里等得起。

  “这是当然,不过时不我待,我最多等三天,毕竟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嘛!”

  赵锐点点头,今天都已经十一号了,他和土默特部约好的动手时间,是十一月五十五号,所以最迟五天后,就必须出发,而黄河此时的冰层已经可够大军通行了。

  “别跟老夫扯这些,你这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吗?你这是私自对外用兵,形同造反。”卢象升是实在也忍不住,指着赵锐咆哮道。

  “卢大人,我也懒得跟你扯这些,今天无论你开不开关,结局都一样,不怕告诉你,我有一百门弗朗基大炮,这宁武关虽险,却也休想挡住我的两万大军,英姐,去叫关。”

  赵锐脸色一冷,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毕竟马车里暖和和的,被叫到这里来吹风,心情能好那就有鬼。

  “你…”卢象升脸都气青了,马英却是一夹马腹,向着关前奔去。

  “周总兵,各位兄弟,还请打开关门。”

  “哎,马统领,你这不是为难老哥吗?”宁武关的总兵和一众武将是叫苦不堪,显然也知道卢象升和赵锐谈崩了。

  若一两千人也就算了,可这次赵家军的队伍一眼都望不到头,连绵不绝,何况卢象升还下过令,所以哪里敢轻易开关。

  “周总兵,小妹子只问你们一句开不开关?”

  “马统领,实在是不能开呀!”

  “是呀!”

  “好!”马英也来了脾气。

  见两人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卢象升也是眉头紧皱,但也只得返回关内,他就不信赵锐还真敢攻关。

  可当半个时辰后,炮兵营推着一百名弗朗基大炮,在关下忙活起来,五千陷阵营旁虎视眈眈,关上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我的妈呀,怎么这么多大炮?”

  “总督大人,这…”

  “开关吧!”最终卢象升还是叹了口气,因为一旦大炮一响,无论攻不攻得下宁武关,赵家军造反都是毋庸置疑的,也只得两全相其害,取其轻。

  毕竟到了朔州也还有几天时间,他可以慢慢再劝,而且说不定这两天圣旨真的下来了呢。

  赵锐将关门打开也是松了口气,其实他也不想打,因为一旦开打,那他就得一口气将整个宣府大同都打下来,北征蒙古的计划肯定要泡汤。

  而错过今年的机会,明年开春鞑子肯定会纠结漠南所有的部落南下劫掠,到时候只能被动防御。

  耽搁了这么久,大军全部入关后天也黑了,尽管刚刚的事不愉快,但周总兵还是忙前忙外设宴款待。

  “栋国,这是调令,希望你到了朔州后好自为之。”

  酒席上,尽管恨不得将赵锐打死,但卢象升依然不得不从怀中掏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公文递给他,没办法,若是没有这份公文,朝中那帮文官必定又会弹劾赵锐。

  “早点拿出来不就完了吗?非得要我架炮。”赵锐呵呵一笑,将公文揣进怀里,他的钱粮可不是白拿的。

  “哼,若非我大明如今内忧外患,又念在你一心为国,老夫是绝不会让你得逞的。”

  卢象升见他一副小人得志,也是气得半死,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