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口头结盟

加入书签
  当天晚上,赵锐就再次被请到了大帐,他没想到土默特部竟然同意了,心里也是大喜。

  自从见识了那伙马匪的游击战术后,他就再也不敢小觑那骑射了。

  也终于明白,历朝历代为何都头痛草原各部,不是打不赢,而是无法彻底消灭。

  因为追不上,即便有同等数量的骑兵,不会骑射也没用,实在是骑马射箭非一日之功。

  士兵可以披甲,但马匹却无法披甲,即便花费大代价,给战马全部皮甲,却又增加了马匹的负担追不上。

  这一点,欧洲的重甲骑兵被成吉思汗的轻骑兵打的毫无防守之力,就能证明,重骑兵是打不过轻骑兵的。

  所以赵锐才费这么多口舌,想说服土默特部。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师出有名。

  一旦和土默特部联手,打着驱除后金的名号,将大大减少各部的抵抗决心。

  然而,当赵锐听完卜失兔的联手的计划后,也明白对方为何同意的这般干脆,暗道打的一手好算盘。

  不但不签订正式的盟约,还要赵家军先出关攻打归化,只有赵家军兵临归化城,土默特部才会动手攻击包头和鄂尔多斯的各部。

  这样一来,若赵家军真的将归化城攻了下来,也就证明赵家军确实实力强悍,那么土默特部也可以豁出去联手抵御后金大军的报复。

  若是赵家军攻不下归化,和其他明军一样羸弱不堪,土默特部也只是攻击包头和内套地区的部落,并没有直接攻击后金的兵马。

  事后虽然会受到后金的打压,但起码不会被直接瓜分灭族。

  赵锐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其实这正合他的心意,只要土默特部帮他牵制住包头和鄂尔多斯地区的各部,就足够了。

  不过,土默特部这样做,连正式的盟约都不签订,到时候也省得他背上毁约的骂名。

  双方达成了口头协议后,赵锐这才让钱明将那十几车兵器箭支拉过来。

  卜失兔和一众首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欣喜不已,毕竟各部名义上都臣服了后金,赵锐这样做,再正常不过。

  “王爷,我希望贵部能派一队人马和我一起回朔州,见识一下赵家军的军威,也好打消你们的顾虑。”

  “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卜失兔点点头,本来他就打算派人去看一看,现在赵锐主动说出来,那就再好不过,同时也有些相信赵家军的实力了。

  “阿爸,就让我去吧。”兰朵儿立即就站了出来,抱着卜失兔的胳膊哀求道。

  “糊闹!你去干什么?”卜失兔脸一板。

  “阿爸,你就让我去嘛,我真的很想去大明看看,赵公子不会让我出事的。”兰朵儿说完,就看着赵锐。

  “王爷放心,我赵家在大同,甚至整个山西,大小文武官员都要给一些面子的,朵儿姑娘的安危还是可以保证的。”赵锐只得说道。

  “哎,那好吧,就麻烦赵公子了。”卜失兔也知道,凭赵家的实力,女儿的安危还是没问题的,看了看赵锐,又看了看女儿,最后点点头。

  竟然选择和赵家军联手,他自然不会再将女儿嫁给豪格,虽然约定的是两个月后,但再拖几个月还是没问题的。

  “太好了,我就知道阿爸最疼我了。”兰朵儿顿时欢喜的又蹦又跳。

  “到了大明一切要听赵公子安排,千万不要闯祸,知道吗?”卜失兔一脸慈爱的嘱咐道。

  “知道了阿爸。”兰朵儿感激的看了赵锐一眼,就去收拾东西了。

  而此时车队也已准备完毕,这次交换了两千匹战马和大量的皮革,加上在包头交换的一千匹战马,可谓是满载而归。

  不多时,车队就启程出发,兰朵儿带了一千骑兵,这是赵锐要求的,帮他剿灭了那伙马匪。

  卜失兔毫不犹豫就同意了,毕竟先不说联不联手,竟然那伙马匪盯上了赵家商队,要是不剿灭,惹得赵家商队今后不来五原,损失的还是他们,所以自然是义不容辞。

  有了一千骑兵加入,队伍庞大了许多,速度也快了不少,包头地区的十多个小部落,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上次一战,由于各部落不齐心,根本就打不过土默特部,最后若不是后金出面干涉,恐怕已经被土默特部吞并了,所以根本就不敢再惹土默特部。

  只是四天,车队就出了黄河拐口南下,抵达了上次约定的地方,去打探马匪老巢的五名兄弟和几名去归化城打探情况的兄弟早就等在了这里。

  “其他人呢?怎么就剩你们几个了?”赵锐见人少了一半,眉头顿时一皱。

  “二爷,那些兄弟都死了。”

  三娃说完后低下了头。

  “怎么死的?”

  “被狼咬死了两个,还有两名兄弟病死了。”

  “按阵亡抚恤,骨灰带回去安葬。”赵锐摆摆手,也不再纠结,然后问道:“打探的怎么样了?”

  “二爷,马匪的老巢找到了,就在咱们东北面一百多里的一处山腰上,非常险峻,而且又隐蔽,兄弟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

  “呵呵,我就知道那刘大疤子是汉人,肯定会找一座山头作为老巢,你们的呢?归化城里的情况怎么样?”

  赵锐呵呵一笑,又看向另外两人。

  “二爷,城中真正的后金鞑子,其实只有六百多骑左右,其他的都是汉兵和蒙古兵,汉兵有两千多,蒙古骑兵也有两千多,主将叫豪格,好像是奴酋皇太极的儿子。”

  “嗯,这就对了,这次你们都辛苦了,回去后每人记一大功。”

  赵锐点点头,和他从土默特部打探到的消息差不多,左翼各部刚刚归顺,离东北又远,后金留下一队人马,暂时驻扎在归化城也很正常。

  剩下的五人脸色都是大喜,记一大功,那就意味着要晋升两个小等级。

  赵锐却是有些心疼,死掉的四人,这四人都是三级老兵,甚至还有一名精兵,不过当发现只有一个骨灰坛后,也是苦笑。

  看来国人入土为安的传统已经根深蒂固,宁愿客死异乡,也不愿被烧掉。

  也正因大多数人都抵触,所以赵锐并没有强制性要求,而是让大家自己选,正式成为赵家军一员后,每人都会有一个选项。

  那就是选择入土为安的,就只能就地安葬,少校尉以上会有一副简陋的棺木,士兵则用布包裹一下。

  当然,这也仅限于有条件的情况下,如果军情紧急或者吃了败仗,那就只能挖个坑随便埋掉。

  选择落叶归根,就只能带骨灰回去安葬,可以选择安葬在故乡,也可以选择安葬在赵家军的祠堂。

  不过,无论安葬在哪里,赵家军的祠堂里面都会有灵牌供奉,只是虽然赵家军要修建祠堂的事早已宣布,但祠堂却仍停留在赵锐的脑子里,至今都还未决定到底是修建在朔州,还是太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