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作威作福

加入书签
  平定州,通往河北真定府的一段官道上,一辆马车吱呀吱呀的向西行驶着。

  前后足足有上百名骑马大汉护卫,马车内,两名身着华服的中年文士,正在对饮。

  当马车拐过一道弯时,突然停了下来,车内那名身材高大的文士眉头一皱。

  “怎么回事?莫不是有强人劫道?”

  “禀报大人,前方官道上有许多百姓正在修路,我已经派人去沟通了。”

  “哦?修路,如果本官没记错,这里应该是山西境内的吧?”

  高大文士微微有些诧异,说着就掀开车帘走了下来,一旁留着胡须有些枯瘦的男子,同样赶紧走了下来。

  “大人,学生若是没记错,这里应该是平定州,柳月镇境内,再往西三四十里,就是平定州城了。”

  随后下来的枯瘦文士,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说道。

  “走,去前面看看。”高大男子摆了摆手,望着前方密密麻麻正在干活的百姓,眉头一皱,沉声道。

  当两人带着十几名护卫来到近前,脸色都有些动容,刚才地势低,还只看见几百人,可现在望去,只见官道一直向西,全是修路的人,而且几乎都是青壮男女。

  挖土的挖土,挑泥巴的挑泥巴,更多的却是拿着大木锤在夯实地面,外侧还留了一段马车通行的道路,人让开就能通行。

  “大人,这平定知州,竟然征集这么多百姓,全然不顾治下百姓的死活,修如此宽阔的官道,简直…”

  “哎!现在就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你看这么多百姓那边却只有两位衙役在监工,而且我观这些百姓脸上并无多少抵触之色。”

  边上的枯瘦文士一脸愤慨,高大男子却是摆了摆手道。

  这时枯瘦文士也发现了不对,几百人干活竟然没有手提皮鞭监工的人。

  而且这些百姓还都非常出力,于是好奇道:“大人所言极是,确实有些反常。”

  高大男子没有回答,而是走向了附近正在捶地的两名男子。

  “两位小哥有礼了,不知这路为何要修这么宽呀?又是谁让你们修的?”

  两名汉子见状,赶紧停下手中的活,朝高大男子还礼,见他一身华服,气度又不凡,后面还有护卫。

  其中一人有些紧张的回答道:“回贵人的话,我们都是附近村子的,是官府让我们来修路的,说是只要肯来,每天包两顿,还有一斤粮食可拿,听说是赵少保下的令,官道最低也得要有两丈六宽。”

  “哦!原来如此,那你们拿到粮食了吗。”

  “还没呢,说是粮食还没运过来,等来了一起发,不过每天都有两个馒头,干活也没人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青壮咧嘴一笑。

  高大文士点点头,又接连询问了几人,这才带着人返回马车,继续上路,沿途的百姓都纷纷让在了里侧。

  “传令下去,都牵着马走,以免伤到百姓。”

  “是,大人。”

  高大男子坐在车内,冲着外面吩咐了一句,就摸着胡须道:“好一个以工代赈,没想到那赵锐不但是位军事奇才,对治理地方也颇为在行,原先圣上要任命他为宣大总督,老夫也觉得太过荒唐,现在看来倒也并无不妥之处,老夫倒是有些期待,一睹我大明第二位戚少保的风采了,呵呵!”

  “大人,学生倒觉得这位赵少保似乎有些好大喜功,行事太过急躁了,这官道不但要修八米宽,还一直要修到太原,实在没有必要呀,而且我看答应百姓的粮食,八成不会兑现。”

  一旁的幕僚却是苦笑的摇了摇头,若他知道这段官道还只是最短的,恐怕就不会说好大喜功,行事急躁了。

  “哎,少年人急躁一些很正常,这没什么,即便没有粮食,一天两个馒头也能救命呀!”

  高大男子正是前来上任的宣大总督卢象升,闻言一摆手。

  光凭赵锐能将几县百姓组织起来,并能落实,还没有发生官吏鞭打百姓这点,他就佩服。

  车队一直向西,足足走了十多里,仍然每隔一段就有几百男女在修路,场景也都差不多。

  当车队再次来到一处修路的地点,随着一阵铜锣声响起,百姓纷纷丢下工具,朝远处的空地冲了过去。

  卢象升和边上的幕僚好奇之下,也赶紧停下马车,让护卫留在原地,和师爷走了过去。

  “刘头,城里的告示可是说五天发一次粮食的,今天都第十天了,收工的时候是不是要发粮食了?”

  “是啊刘头,我家婆娘和孩子还等着粮食救命呢,你就行行好,快点发粮食吧!”

  “吵什么吵?一个个都想造反是吧?谁跟你们说五天发一次粮食了?规矩改了,活干完了一起发。”

  一名捕快用铁尺敲着身前的木桶,不耐烦的喝道。

  “刘头,听说寿阳,榆次那边都是五天发一次粮,咱们这边怎么就变成活干完一起发了?”

  “是啊,听说他们那边每天都吃白面馒头,还有菜汤。”

  “放屁,你们他娘的听谁说的?就你们这些贱骨头,还想吃白面馒头,不怕噎死吗?

  上头粮食还没下来,我拿什么发给你们?谁再敢啰嗦,明天不要来了,开饭,不吃的滚蛋。”

  捕快咆哮完,就将两个木桶的盖子掀开,头也不回的躺回到了边上草棚下的靠椅上。

  边上同样也靠着一名捕快,四名十二三岁的小丫头,则是蹲在边上捶腿捏肩。

  “来,这是爷赏你们的。”一名捕快扯下桌上碗中的一只鸡腿啃了一口,就扔到了远处的地上。

  四名小丫头刷的一下就冲了上去,扑倒在地,抢夺了起来,而远出的几百男女,却是在两名大汉的带领下,将发霉的馒头分了个精光。

  刚好一人一个拳头大小的馒头,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显然两名捕快是识数的。

  青壮吃完馒头后,却是又开始干活,虽然没有磨洋工,但积极性明显没有以前高了,两名捕快也没管,反正上头也没规定时间。

  正在这时,前面官道上也来了一队人马,簇拥着一辆马车,足足有五十多人。

  全部身穿蓝色军服,个个手持兵刃,还打着一面红色赵字大旗。

  卢象升的护卫见状就要冲上来,却被卢象升一摆手,制止了,有些疑惑地看着那面赵字旗。

  而来的五十多士兵也发现了前方远处的骑兵,见对方没有什么举动,也只是保持警惕。

  马车来到近前停稳,一名身着长衫,身材纤细,皮肤白嫩的青秀文士,在两名同样着装的少年搀扶下,走了下来。

  “刘兄,快看。”

  “坏了,不会是赵家军来了吧?”

  “娘的,赵家军怎么会来这里?”

  “我去看看,你快去通知王员外和刘县丞,就说赵家军派人来了。”

  两名捕快顿时就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