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炮制武官

加入书签
  “赵总兵,皇上可是对你寄予了厚望,不知你有多大的把握剿灭山西的反贼?”

  “十成把握,曹公公回去替我转告皇上,各路反贼虽然人多势众,声势浩大,实则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待明年天气一转暖,本总兵就率大军直捣汾州,将各路反贼一举围歼,永除后患。”

  “好好好,赵总兵果然不愧我大明百年一见的良将,咱家敬赵总兵一杯。”

  曹化淳见赵锐不似说谎,昨天又见识了赵家军的军威,兴奋的直叫好。

  边上陪酒的张翰却是脸皮直抽搐,暗道大人终究还是太年轻了,这种事怎么能夸海口?还一点都不谦虚,想要提醒一下却又不方便。

  一场酒宴就这样在宾主尽欢的情况下,落下了帷幕,双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

  赵锐还获得了专奏的权力,如巡抚总督那般可以直接上奏崇祯。

  第二天,曹化淳和一众锦衣卫就押着一众文官回京去复命了。

  而宣大总督张宗衡也落得个铺盖回老家的下场,好歹命是保住了,这按照崇祯的性格,已经非常难得了。

  “二郎,你不会真的被那皇帝感动了,不想造反了吧?”

  “反还是要造的,只不过崇祯也是个可怜人,看在他这么识趣的份上,大不了到时候让他得以善终罢了。”

  赵锐摆摆手。

  若崇祯要拿他问罪,搞不好他就真扯旗造反了,大不了乱一点,自己慢慢收拾。

  而现在他有了正大光明的权力,自己想做的事也能轻而易举的做到,又何必要急着造反做出头鸟。

  如今大明余威犹在,自己一旦公开造反,那些文人恐怕都会跑光。

  毕竟以他如今的实力也许能打破这个时代,却绝对无法重塑一个新的时代来替代。

  “那咱们到底什么时候扯旗?是不是要等到将反贼剿灭?”马英却是有些等不及了,也许是骑兵人数扩充到了五千,有点飘了。

  “急什么?我现在要做的事一大堆,哪有时间扯旗造反。”

  赵锐没好气道,说完就独自朝书房走去,他要好好谋划谋划。

  接下来的几日,前来送礼的人简直络绎不绝,除了刘家,赵锐勉强收下,其他人的一律拒绝了。

  因为从曹化淳那里他也知道了,是刘家的那个御史在朝堂上帮他说了话,本想亲自去登门感谢一番,奈何实在没时间,只得让张翰代为跑一趟。

  有了节制四州三府的权力,赵二爷是彻底放飞了自我,第一件事,就是在太原城附近大肆圈地。

  不但准备建一所富丽堂皇的总兵府,做为权力中枢机构,还打算建一所巨大的赵家学院,和生产武器装备的工业区,以及兵营等等。

  第二件事,就是正式任命太原南部几个县的知县,并发出公告,太原附近和南部几县的地主士绅,年前必须要拿着地契房契去所在县衙登记,超时或者拿不出地契的土地宅院,一律收归官府,包括晋王府圈占的几万亩土地。

  公告一经在太原城其他几县发出,顿时就炸了锅,所有的绅士地主都是群情激奋。

  虽然他们的地契房契,逃难时都带在了身上,可这次死了那么多是士伸地主,肯定会有许多无主之地。

  大家都是上层人士,哪个不沾点亲,带点故的?这些土地自然是要由他们来继承。

  还有一些地主绅士家中有人外出逃过一劫的,地契房契肯定是在家中,要么就遗弃,要么就烧毁了,这怎么办?

  赵锐可不会管这些人的死活,反正过时不候,谁敢跳出来捣乱,就让他们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灭门知府,抄家县令,还不用他动手。

  同样对于太原府的武将,赵锐也没放过,巡抚衙门内,太原府内的所有卫指挥使,守御千户所千户都被请来了,一个个交头接耳,心里都在猜测。

  “总兵大人到!”

  “拜见总兵大人!”

  随着赵锐来到大厅,众人纷纷行礼。

  虽然按照制度,他们和赵锐互不同属,但如今山西都指挥使,兵备道等一众头头都被革职问罪,可以说是群龙无首,再加上赵锐又有节制太原府以南文武官员的权利,所以都不敢怠慢。

  “嗯!大家不必多礼。”

  赵锐坐好后,就点了点头,然后脸色一变,冷声道:“这次反贼肆虐山西腹地,尔等身为各卫指挥使,难辞其咎,太原左卫、右卫、先是在沁辽二州大败,致使反贼席卷二州,得以做大。

  太原前卫、镇西卫、防守两关不力,致使反贼窜入太原府南部,各县和晋王府相继被攻破,若非本帅大军及时杀到,恐怕太原城都得被攻破。

  还有振武卫,宁化千户所、宁武千户所,雁门千户所,在太原被反贼围攻时,竟然裹足于忻州,不来救援,实在是该死,尓等可知罪!”

  赵锐说到最后,重重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赵总兵,贼兵势大,足足有十多万人,而我太原右卫才区区五千余人,都司几年下来又一分响银都没发过,士兵不卖力,我等有什么办法?”

  “不错!”

  众人没想到赵锐竟然是找他们的麻烦,都是直翻白眼,频频点头,暗骂他拿着鸡毛当令箭。

  “放肆,身为军人没军饷就不打仗了吗?本帅的赵家军难道总督大人就发过军饷?尔等不但不知悔改,还堂而皇之的说出这种话,本帅岂能饶过?来人,将太原左右卫指挥使,拖下去斩了,以正军法。”

  随着赵锐一声暴喝,一队亲兵就冲了进来,将站在最前面的两人拖了出去,众人顿时就懵了。

  “赵总兵饶命呀!”

  “赵锐,你有什么权利杀我们?连山西都司想要治我们的罪,也要上报都督府…”

  太原左右卫指挥使,这时也急了,先是求饶,见没用就纷纷大骂。

  随着噗的两声,叫骂声就戛然而止,过来一会儿,只见两名亲卫用托盘端着两颗血淋淋的人头来到了赵锐身前。

  其他人见赵锐真的二话不说,就真的直接杀了两名卫指挥使,是又惊又怒,却没一人敢再跳出来,都是忐忑的低着头。

  赵锐却是面无表情地冲着两名亲兵挥了挥手,看着几人继续说道:

  “别说本帅不给尔等将功补过的机会,本帅承蒙圣上器重,主持山西剿贼事宜,但兵刃器械所缺巨大,各位回去后就将所有匠户及其家眷全部送到太原来,然后集中打造兵器,制造攻城器械,以便开年后天气转暖,好立即进军,等剿灭反贼后再回各自卫所,若谁敢敷衍了事,拖沓怠慢,本帅定斩不饶!”

  “是!”

  众人听说赵锐只要匠户,不要兵也不要钱粮,倒是齐齐松了口气,纷纷答道。

  赵锐脸色这才缓和了许多,怕他们钻空子,又规定了具体的数额,并限时一个月送来。

  镇西卫,振武卫和太原前卫,最低要送两千名匠人来,铁匠不能低于一千。

  其他三个守御千户所送一千五百匠人来,铁匠不能低于五百,都不包括家人。

  至于有没有这么多铁匠,他是不会管的,自己去抓,最后想想还是给了颗甜枣,那就是送来一人,就给他们补偿二两银子的路费,家人也算。

  赵锐不是没有想过将他们都杀了,彻底整顿卫所制度,但太原北部卫所都比较完整,而且还非常分散,牵扯太大,又太耗费精力,所以他打算先整顿太原南部的卫所。

  毕竟这些卫所大多都被流民军摧毁的差不多了,如今只剩下一些指挥卫和千户窝在城中。

  太原左右两卫就是军户都跑光了,两卫指挥使和十几名千户都只剩下了一些家丁,天天在太原城中耀武扬威,不拿他们开刀,拿谁开刀?

  收拾了武官,文官赵锐也没放过,不过太原府太过庞大,也只是先派人去通知各州县主官,速来太原城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