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收拾烂摊子

加入书签
  一晃四天而过。

  逃往太原城中的大户和一些普通百姓都纷纷返回到了自己家中。

  可看着那早已化为废墟的宅院和房子,所有人都是嚎啕大哭。

  大户人家还好一些,普通百姓却是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因为这段日子他们在城中,将所有的积蓄都拿来买高价粮吃了,能卖的也都卖了,许多人走投无路之下将女儿都卖给了大户。

  就在众人绝望之际,王府外架起上千口大锅,只要登记一下,谁都可以来吃饭,七八万逃进太原城中的普通百姓,这才又燃起了希望。

  赵二爷之所以这么大方,那是因为这次缴获实在太多了。

  三天来,得益于有那三千名识字女子,王府内的钱粮总算整理统计了出来,还全部分类堆放好,不似原先那般乱糟糟的码在一堆。

  金银细软加起来足足三百余万两,光晋王府所得怕不下就占了一半,大米小麦和各种杂粮共计四十多万石,棉布锦缎上万匹。

  但赵锐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惨遭祸害的不单单只是太原城附近。

  当洪武和大黑带着大军赶到时,各县的反贼都已带着钱粮逃之夭夭,走时还放了一把火,将县城烧了个精光。

  如今,各路反贼全部退到了文水县,和张献忠汇合后正在攻打汾州城,兵马又达到了二三十万。

  李卑据守着平遥城,艾万年仍然驻足在孝义,贺人龙则是在介休,三部官军都不敢前去救援汾州城。

  得知榆次,徐沟,清源,太谷,祁县五座县城化为废墟,赵锐也是气得咬牙切齿。

  他肯定这几个县,都还有大量百姓的没有跟着流民军走,今早又开始下起了雪,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

  几十万百姓有棉衣的少之又少,就连他的两万大军,也大多都没有棉衣过冬,这才刚刚进入冬月中旬,往后只会一天比一天冷。

  一番权衡利弊后,赵锐不得不停止进军,因为光这四天来就冻死了上千老弱,所以必须要先将这些人安置好,而且军队的棉衣也刻不容缓。

  幸好王府囤积了大量的棉花,可能是流民军也想着制办棉衣,加上从太原城中涌出来的百姓,晋王府附近已经聚集了三十多万人。

  除去挑了一些上过战场的青壮补充入豹字营,其他青壮都被组织了起来,趁着才刚刚下雪去山里砍树,和工匠们一起搭建可避寒的临时窝棚木屋。

  妇女们则是在王府的前院,负责缝制棉衣棉裤和棉被,以及棉甲,几十万百姓中各种匠户肯定也是有的。

  如今介休,沁辽二州,加上王府中的粮食,足足有七十多万石,节省一点,足够百万人吃上一年,所以粮食倒是一点都不缺。

  金银和其他物资也不缺,唯独缺的是一些既能识文断字,又要有组织能力的人才。

  那几十名秀才举人有一大半都留在了沁辽二州,剩下的那十几二十人简直杯水车薪。

  不得已,赵锐只得从那三千名识字女人当中,挑了一些以前当家作主的夫人,让她们女扮男装,负责统计记录。

  毕竟30多万人,每天消耗的粮食和盐巴等物资是海量的,必须要合理的分配,否则就会乱作一团,加大浪费。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大量身着长衫,身材纤细娇小,面容清秀,但又有些发黑的无须文士,一手持笔,一手持册,穿梭于各处,每人后面都跟着一队可供差遣的士兵。

  “二郎,我要招募骑兵。”

  “嗯,去吧,府里的银子你随便拿,你能买到多少战马,骑兵营的规模就有多大。”赵锐豪爽的一摆手。

  “这可是你说的?”马英大喜,她没想到赵锐会同意的这么干脆。

  “当然,不过你可千万别给我搞出一百两银子买一匹战马这种蠢事出来。”

  赵锐警告一句,他早就想扩充骑兵了,奈何收刮到的都是一些骡马。

  “放心吧,我才不会干这种傻事,要是他们敢不卖,我就抢。”马英丢下一句狠话,就转身向外冲去。

  马英刚走,张翰和太原知府等一众文官又杀来了,来到厅中,看着大马金刀坐在王座上的赵锐,众人脸皮都是直抽搐,但还是都忍住,没有跳出来骂赵锐大逆不道。

  “赵副将,不能再拖了,汾州城岌岌可危,随时都有被攻陷的可能,还请立即出兵。”

  “是呀,赵副将,巡抚大人和总督大人都对你器重有加,短短两月就连升两级,还是快快出兵吧!”

  “诸位,不是本副将不出兵,而是这天寒地冻的,我赵家军士兵大多都没有棉衣,实在不宜长途行军征战,

  何况太原附近各县还有几十万嗷嗷待哺的百姓没有安置,本将军实在分身无术,各位放心,汾州城高池厚,又有巡抚大人亲自坐镇,坚守三两月还是不成问题的。”

  赵锐一脸为难的道,心说王府中堆了这么多钱粮,老子敢走吗?

  众人见他又是这般说辞,是又愤怒,又无可奈何。

  山西布政使只得站出来又道:“赵副将,那些刁民死不足惜,汾州城一旦被攻破,介休肯定也危矣,搞不好反贼又会趁势南下席卷平阳府,孰轻孰重赵副将可不能搞混呀!”

  “啪!亏尔等还是一省布政使,竟然说出这种畜牲都不如的话,老子看你们这群饭桶才死不足惜,这几日来尔等可曾救济一位百姓?”

  赵锐雷霆大恕,指着他们就是一顿破口大骂,然后一脚将身前的案几踹翻。

  “滚,都给老子滚出去。”

  “竖子安敢如此猖狂,赵锐,你霸占王府,私吞无数钱粮,本官也都忍了,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贻误战机,按兵不动,居心何在?难不成还真想佣兵自重,学那贼首紫金梁称王不成?”

  众人见赵锐彻底撕破脸皮,也都豁出去了,纷纷指着赵锐破口大骂,什么难听的话都飙了出来。

  “来人!”赵锐却是脸色阴沉的低喝一声,顿时一队火枪兵就冲了进来。

  “赵锐,你想干什么?难道你还真要杀官造反?就不怕被灭九族吗?”

  众人都是大惊失色,张翰也是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劝道:“赵副将,千万不要冲动呀!”

  赵锐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一挥手道:“将他们都给老子赶出去。”

  众人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一边叫嚣,一边被警卫拖了出去,张翰只得叹了口气,告辞离去。

  将这帮苍蝇打发走后,赵锐对明朝的文官,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靠他们去救济几县的百姓,还不如靠反贼更现实一些。

  于是将剩余的二十几名秀才举人都叫了过来。

  一番嘱咐,就让他们分成六队,分别去榆次,徐沟,太谷,清源,祁县,交城收拢当地的百姓,并妥善安置。

  所需的物资,他会从太原,沁州,辽州陆续调拨。

  不是他不想直接任命知县,而是太原府不比沁辽二州,知府都还没死,许鼎臣也没同意,名不正,言不顺。

  何况太原知府老早的就任命了各县的代理知县,不过他也有办法,到时候就说这些百姓都参加过反贼,全部是他赵家军的俘虏,怎么处置自然由他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