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可一可二不可三

加入书签
  直到第二天中午,王自用才带着一百多名心腹,狼狈不堪地回到了武乡城。

  “王大哥,你们这是?”罗汝才和留守的众首领都是一脸的诧异。

  “哎!别提了,娘的,这次吃了个大亏。”王自用摆摆手,一边将甲胄脱下,一边诉说起来,一百名手下也是个个累得瘫倒在地。

  众人听完后都是惊掉了下巴,面面相觑,暗暗庆幸自己没去。

  陆陆续续又有流民军首领和成群结队的老兵回来,一个个要多惨有多惨,将赵家军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纷纷叫嚷着要去报仇。

  到了下午的时候,另外八位流民军首领都回来了,一番清点,带去的五千精锐,折损了足足一半。

  一个个心痛的要死,肠子都快悔青了,至于那一万五千青壮的死活,根本就没人关心,包括罗汝才,因为只要有粮食,这种炮灰,要多少有多少。

  “大哥,这口气兄弟们实在咽不下,必须得出。”

  “不错,这次是我们大意了。”

  “众位兄弟冷静一些,胜败乃兵家常事,还是先派些探子去将这赵家军的情况打探清楚,再做定夺吧!”

  王自用摆了摆手,此时他已经冷静下来,这次虽然是他们大意,但不可否认,这赵家军的战斗力确实强悍,而且火器还厉害的吓人。

  如果剩下的几千人也都如这般厉害,最后即便能打赢,自身也将伤亡惨重,根本就不合算。

  因为对付这种战力强悍的官军,普通青壮哪怕人数再多,起到的作用也非常有限。

  所以他打算看看那洪天王能不能撑得住,又撑得到多久,如果能撑个七八天,再去救援也不迟,但要是三两天就完蛋,也没必要去救。

  众人见王自用都这么说了,也都没在说话,毕竟这次大家或多或少都损失了一两百精锐。

  这些人才是他们纵横天下的本钱,何况他们吃败仗的次数多的去了,只不过没这次憋屈。

  与此同时。

  赵锐也押着俘虏回到了沁州大营,人一旦有了希望,那怕只是一丝,也不会破罐子破摔,所以一千多老贼,并没有暴起拼命。

  “恭喜赵将军大胜而归,相信以将军手下兵马的战斗力,剿灭反贼指日可待!”张翰由衷的恭贺道。

  “侥幸而已,不过说来这次也真是有些遗憾,让那反贼首领紫金粱逃了,就连小首领都没抓到一名,哎!”

  赵锐也是昨晚从那些老贼口中了解到,昨天竟然是紫金梁王自用亲自带队,还有八位首领,心里很是可惜。

  不过,他也知道昨天的大战赢的非常侥幸凶险,若不是流民军各首领心思各异,舍不得自己手下的精锐兵马,搞不好吃败仗的就是他。

  所以心里暗自提了个醒,今后不能在这般弄险了,尤其是拿自己的精锐弄险。

  “哎!确实可惜!”张翰听完后也是一脸惋惜,然后收敛神情问道:“那不知赵将军接下来?”

  “那帮流民军向来都是柿子捡软的捏,吃了这么大个亏,应该不会再来救援了,先收拾洪天王再说吧!”

  赵锐摆摆手,他决定不玩儿了,毕竟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大家都不是傻子,何况也没必要了。

  于是接下来的三天,对沁州城都是围而不攻。

  不但驱使八千俘虏,在四门外挖了不少沟,还做了大量的拒马桩围了起来,一副要活活困死城中反贼的架势。

  城中虽然粮食充足,但水井却有限,足足挤了十万人,于是第四天,洪天王接受了赵锐的条件,带着一种反贼,开城归降。

  “赵将军,难道你真打算招安这伙反贼?”张翰皱着眉头。

  反贼会投降,他倒是不觉得意外,毕竟没有外援,坐守一座孤城下场早已注定,而对方连野战的机会都已失去,那怕韩信来了也得投降,他意外的是赵锐开出的条件。

  “怎么?张先生是要本将军出尔反尔做小人吗?”赵锐脸沉了下来。

  “将军误会了,在下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其他反贼也就算了,可这洪天王凶残成性,不但杀了两名知县,一名知州,还将三地士绅大户尽皆屠戮一空,实属十恶不赦之徒,何况此事还是应先上报巡抚大人…”

  “哼!我观先生也是知兵事之人,如今数十万贼军在辽州虎视眈眈,若不尽快收复沁州,一旦等他们聚拢兵马,大军压境,你觉得凭我区区几千兵马能挡得住吗,到时后果如何,先生可知?”

  赵锐冷哼一声。

  “…”

  张翰张了张嘴,也只得不再说话,因为赵锐说的是事实,确实耽搁不得,否则一旦贼军一窝蜂压过来,赵家军绝对的败走。

  到那时,恐怕沁,辽二州都将陷于敌手不说,反贼也将再无顾虑,挥兵北上,祸乱晋中腹地。

  所以赵锐以不战而屈人之兵,招降洪天王,轻松收复沁州城,无疑是最高明的做法。

  赵锐见他没再啰嗦,心里也是嘿嘿直笑,迫不及待的带着兵马杀入城中,清点钱粮美女。

  百姓们都被请出了城,暂时安置在了城外,在赵锐宣布赦免所有人的罪责,还要给他们分地后,近十万百姓和一万多悍匪,就都安下了心来,毕竟介休县的情况他们也听说过。

  沁州果然不愧为州城,比介休更加的富裕,金银加起来整整五十余万两。

  尽管被十多万人吃了近半月,粮食仍然还有十二万石,富人妻妾,小姐丫鬟三千余人。

  其他物质也是堆积如山,赵锐都有些佩服洪三哥了,这铁扫把硬是干这种勾当的不二人选。

  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约束好部下不乱来的,那可不是几千几百人,而是十多万人,若换作是他,他都不敢肯定能不能做到这样。

  这次赵锐并没有直接举荐知州,因为他知道,许鼎臣绝对不会答应,肯定会以不合符朝廷法度为由拒绝。

  毕竟举人可以当官,但也仅限于知县和杂官,而担任一地知州没有这种先例。

  所以他举荐了三名举人,分别担任沁州通判和同知,以及沁湳县代理知县,走迂回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