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合并

加入书签
  吃过早饭后,赵锐就带着两姐妹和七百多骑兵返回赵家堡,井坪堡他打算彻底整修一下,然后再搬进来。

  回到堡中,尽管李婉柔一百个不愿意,但自家二爷都和人家睡了,也只能勉强答应。

  不过对马英提出要立即成亲,却是死活不同意,不但提了一大堆要求,还只能为妾。

  马英也是气的半死,但最后还是一咬牙道:“好!我做不做妻都无所谓,但我妹妹将来是一定要为妻的,学文识字也可以,但要我不舞刀弄枪,绝无可能。”

  “不行,你既然要进我赵家的门,今后就绝不能在舞刀弄枪,还有骑马,言行举止也必须要改一改。”

  李婉柔寸步不让,一想到二爷要娶个土匪婆子,心里就不是滋味。

  “嫂嫂,这就没必要了吧,学文识字是好的,但舞刀弄枪也没有坏处呀!”

  赵锐赶紧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他还打算让这妞帮忙训练骑兵的,这要是被他嫂嫂整天关在后宅,那他上哪里去找骑兵教官?

  “二爷你…”

  “这还差不多,小子,算你还有点见识。”马英没管李婉柔那惊诧的神情,而是冲着赵锐点点头。

  “好了,事情就这样定了。”

  赵锐见李婉柔还要再说,赶紧一锤定音道。

  李婉柔只得气鼓鼓的起身朝后宅而去。

  “小子,刚才为什么不和你嫂嫂说孩子姓马的事,你居心何在?是不是想抵赖?”李婉柔一走,马英就冲着赵锐质问道。

  “你傻呀,现在八字都还没一撇,说什么说,难道你嫌事儿还不够多吗?”

  赵锐翻了个白眼,这种事他不用想都知道,李婉柔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反正到时候你要是敢反悔,姑奶奶就跟你拼了。”马英虽然不放心,但也无可奈何。

  “要不我和韵儿先完婚怎么样?”赵锐看了看一直坐在边上低头默不作声的马韵儿,试着说道。

  “哼,想都不要想。”马英果断拒绝道,她还打着到时赵锐反悔,就给妹妹招个上门夫婿,以前她也是这般打算的,所以才没有执意让妹妹习武,而是任由她学文。

  “二郎,姐姐还未成婚,我就先成婚确实不妥,你放心好了,韵儿今生非你不嫁。”见赵锐有些失望,马韵儿终于抬起头,一脸的坚毅。

  “那好吧!”

  赵锐也是无奈,想让马英将字识完,再学习三从四德女训之类,估计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随即,赵锐就带着马英来到军营,开始整编骑兵。

  也没有再让她解散那七百人重新招募,而是直接补充了三百人骑,凑足了整整一千骑兵,赵虎和那一百五十亲卫队也加入了。

  虽然知道,这妞被他抱着睡了一晚,这辈子都跑不掉了,也不可能造反背叛,但毕竟有前科,所以还是将洪武丢进了步兵队,由赵虎担任骑兵的副队长。

  双方加起来整整有1400匹战马,不过高强度的训练下来总会有马受伤,所以要留下400匹备用。

  “以后骑射就不要学了,只要练习骑马砍杀就够了,知道吗?”

  “胡说,鞑子不就是仗着骑射才能压着我们打吗?你不懂就不要指手画脚,姑奶奶怎么训练是我的事。”马英顿时就急了。

  “放肆,敢顶撞我,按照军规要重打三十军棍,敢违抗我的命令更是要直接斩杀,你要试一下嘛?”赵锐黑着脸道。

  “什么破军规?姑奶奶可是正五品千户,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乡勇首领,名不正言不顺,难道你还敢殴打朝廷命官?”马英得意洋洋的道。

  被戳到痛处,赵锐也是一呆,随即就上前一步,戏谑的盯着她:“呵呵,别忘了二爷现在可是你的男人,夫为妻纲懂吗?不懂就去问问你妹妹。”

  “那也总得讲道理吧!”马英被他瞪的脸一红,气势也弱了下去。

  “哼!弓箭能有火铳和火炮厉害吗?将来骑兵都会配备棉甲头盔,所以鞑子的弓箭威胁并不大。”

  “好吧!不过你得将棉甲尽快给我们配齐。”马英想起那火枪的恐怖,确实不是弓箭能比的,于是点了点头。

  军服早就做好了,刀枪挑挑拣拣勉强也凑得齐,唯独棉甲缺口甚大,赵锐嘱咐了一番,就让他们自己训练。

  骑兵早上同样要跑步,要列队训练,下午才会进行骑马训练,晚上同样要背诵军规军纪。

  如今不算一千骑兵,新老乡勇加起来都达到了2700人,清风寨以前的女兵融合后也达到了一百人。

  虽然到时考核还会淘汰五百多人,但那五十人一个小队的编制显然无法满足,所以回到赵家堡后,赵锐就一头钻进书房,又开始琢磨起编制来。

  这次李婉柔是再也不来当参谋了,赵锐只得将马韵儿抓来当记录员。

  一晃五天而过,整个赵家堡几乎日日都在进行轰轰烈烈的大练兵,尤其是马英带着一千骑兵,天天在朔州城外来回奔驰,以免踩坏赵家堡附近的庄稼。

  统计人口,管理田地,改造井坪堡,也都在进行,由赵明和四位管事负责,李婉柔负责管理钱粮,马韵儿打下手。

  一番统计后,井坪所和赵家堡加起来土地整整一万两千多亩,不算乡勇人口都有一万二,人均一亩田,这在大同地区是极少见的,活脱脱的一个下等县了。

  赵锐也终于等到了对他的嘉奖,但他谋求的游击将军依然泡汤,换来的是宣大总督张宗衡一纸褒奖公文。

  气得当场就将公文扯得稀巴烂,捶着桌子大骂道:“都是些无耻的老匹夫,二爷这么有本事的人,立了这么多功,竟然连个游击将军都舍不得给,而刘凯那种尸位素餐的狗官却还晋升知府,这明朝他娘的不亡,还真没天理啦。”

  “二爷,慎言呀!”李婉柔吓得半死,赶紧趁机安慰道:“二爷还是安心读书吧,只要中了举人,以二爷的本事总能当官的。”

  “是呀二郎,我估计那张总督也是不想断你的前程,所以才下文嘉奖,其实他这份嘉奖文书,还是有很大作用的,起码别人要再对付我们赵家,就得顾虑一二了。”

  马韵儿也赶紧劝道,显然已经将自己当成了赵家的一份子。

  事实也确实如此,赵锐是山西有名的神童,十四岁就中了秀才,任谁都会以为肯定会走科举正途。

  所以张宗衡哪里会信汪权的鬼话,何况他若是真的给赵锐封个游击将军,难免不会让人诟病,这才亲自下文褒奖了一番。

  马英却是坐在一边嘴都笑得合不拢了,幸灾乐祸的道:“呵呵,有些人想当官想疯了,可惜又不敢杀官造反,读书嘛,又不是那个料,要不这样好了,姑奶奶的正五品千户,倒是可以让你世袭。”

  赵锐抓起盘中的一个梨子就砸了过去,骂道:“你个臭娘们儿,鬼才稀罕你那破千户,我不是读书的料,难道你是读书的料?这都三天了,竟然一个字都不会写,你还知不知羞?”

  “哼!我又不是神童,有什么好知羞的?倒是你死皮赖脸地四处求官。”

  马英一扬手就将梨子抓在了手中,张嘴就吃了一口嘲笑道,见赵锐这副气急败坏的样,这阵子来的闷气,竟然一下消了不少。

  “姐姐,二郎心情本来就不好,你就别在火上浇油了。”马韵儿嗔怪得道。

  李婉柔同样沉着脸训斥道:“马姑娘,一个女儿家就要坐有坐相,吃有吃相,你要是还这个样子,就别想进我赵家的门。”

  “你还讲不讲道理的?你家二爷刚才满嘴的粗言秽语,现在还拿东西砸人,怎么没见你说他?”

  “二爷是二爷,你是你,你一个女儿家言行举止就得有个规矩,否则让下人们怎么看?传出去别人又会怎么说?”

  “是呀姐姐,婉柔姐姐说的没错,以后你真得注意一些。”

  “这日子没法过了。”马英将梨子狠狠的拍在桌上,溅的到处都是,大步朝外走去。

  “二爷,韵儿妹妹,你们看看,这像什么话?”李婉柔脸都气青了。

  “好了嫂嫂,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以后一些小事就不要斤斤计较了。”赵锐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