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翻脸不认账

加入书签
  宣大总督张宗衡,得知汪权招抚了井坪所的乱兵,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松了口气。

  只要汪权能摆平就好,至于方法和手段他是不会管的,反正那帮乱兵要是再闹腾起来,黑锅依然得由汪权来背。

  虽然这样很打击山西行都司的权威,但总比大家都丢官罢职要好,所以都司的几位指挥同知,都非常赞同招抚。

  赵锐揣着地契和房契回到赵家堡后,马韵儿和李婉柔都是喜出望外,尤其是马韵儿这段日子来,几乎天天提心吊胆。

  “二爷,这些地契和房契是?”

  “王家的,嫂嫂收好,明日让赵叔去接收一下,至于地租嫂嫂自己看着办吧!”赵锐呵呵一笑。

  “啊!二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婉柔顿时吃惊地捂住了小嘴。

  “嘿嘿,那王家勾结马英,被刘凯抄家了,大头被那两个狗官分了,我在后面喝点汤,哎!男人不可一日无权呀!”

  赵锐一脸坏笑,说完还感慨了一句,像是没亲自去带人抄家很遗憾似的。

  “这…二爷不是我们赵家勾结…怎么变成王家了?”李婉柔结结巴巴的道,完全被弄糊涂了。

  马韵儿却是苦笑,在她耳边轻语了一阵,李婉柔这才恍然,看着赵锐张了张小嘴,不知该说什么。

  “好了嫂嫂,这是他王家的报应,只可惜便宜了他们。”赵锐扶着她的香肩道。

  “哎!”李婉柔最终也只能叹息了一句。

  晚上,马英再次来到了赵家堡,这次没有偷偷摸摸,而是带了六百多骑兵。

  两姐妹庆祝了一番,马英就开门见山道:“赵锐,我要将我妹妹和那些家眷都接回去。”

  “呵呵,怎么,看你这架势莫不是以为当了千户,就想赖账?”

  “是又怎么样?哼,姑奶奶现在是正五品千户,我妹妹是副千户,最多以后和你赵家堡井水不犯河水,当然,若是你能入赘我马家,我照样什么都还听你的。”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

  “马姑娘,你太过分了。”

  马韵儿和李婉柔都没想到马英竟然翻脸不认账,若说马韵儿只是吃惊,那李婉柔就是气得浑身都颤抖了。

  赵锐却是一点都不奇怪,摆了摆手,让两女坐下,若他真的以为这匹胭脂马,这么简单就被他降服,那他也就不用混了。

  “马英,你以为你能和卢大庸比吗?人家那是世袭千户,我自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但你一个招安的破千户,我随便找个借口就能灭了你们,大同文武官员只会拍手叫好。”

  “说的好像你赵锐比那姓汪的还厉害似的,那天你又不是没看见,一万多大军都被姑奶奶打得落花流水。”马英哼了一声,端着茶杯轻轻吹了两下。

  “人家那是没时间跟你耗,又不清楚你们的底细,但你们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吗?我只要派几百人长期堵住井坪堡的三座大门,饿都能饿死你们…”

  “别给我提你那些骑兵,来,二爷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

  赵锐见她张嘴想要反驳,立即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一摆手,就起身朝院子走去。

  马英哼了一声,就跟了上去,她倒要看看赵锐还有什么手段,马韵儿和李婉柔却是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来到院中,三人只见赵锐手里拿着杆怪异的火铳,三十步外摆着一个木靶子。

  碰!

  随着赵锐瞄准,扣动扳机,马韵儿和李婉柔都是吓了一跳,马英却是快步冲到木靶前查看,发现一寸厚的木板,竟然都被打穿了。

  “你这火铳怎么没有火绳?还打的这么准?”马英既好奇,又担忧的来到了赵锐身前,盯着和他一般高的火铳问道。

  “我这可不是火绳枪,而是燧发枪,五十步内可破棉甲,杀伤力超过八十步,如果有几百杆这样的火铳一起开火,你的骑兵还未冲到近前,就得全部死光,加上轰天雷你自个掂量一下和二爷作对的下场吧!”

  赵锐一脸喜爱的摸着手中这杆刚制造出来不久的燧发枪,看着她笑道,没两把刷子,他敢让这妞造反?

  两个半月前,他就让几名老师傅专门试着打造燧发枪。

  反复试了许多次,最后还是用牛皮筋代替弹簧,才终于成功打造出来了一杆样品,击发率接近八成。

  这杆燧发枪的枪管就长达一米二,加上前世那种步枪的枪托,整杆枪的高度达到了一米六。

  唯一的缺点就是打造枪管太麻烦了,一名熟练的铁匠两天才能打造出一根。

  而更麻烦的是,还要用钻头将枪管内部钻的光滑均匀,一根枪管,起码要钻半月才能钻完。

  所以想要大规模的批量生产,暂时想都不要想,当然这些他自然不会告诉马英。

  “能让我试一下吗?”马英听说能打八十步,也有些跃跃欲试。

  “当然可以。”赵锐装填完毕后,就将枪递给她,还让她将枪托抵在肩头,教她瞄准两个照门三点一线。

  碰!

  马英以前显然也玩过火铳,但依然被巨大的后座力打了个措手不及,心里却震撼无比,因为比起火绳枪,这种枪不但要方便许多,而且也容易瞄准。

  “好吧,姑奶奶认栽,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马英将枪扔给他,很是光棍的道,她本来也只是狮子大开口,想和他讨价还价。

  这次不单单是赵锐觉得这妞很无耻,连李婉柔在心里都暗啐一句,这马姑娘脸皮比二爷还要厚,简直和她妹妹天差地别。

  “很简单,我赵家就我这根独苗,入赘那是不可能的,我依然会明媒正娶韵儿,以后井坪所的地都归我赵家了,我会从你的那些人中挑一千人,加入乡勇,其他人也都会妥善安排,该种地的种地,该做工的做工。”

  “那我勒?”马英气极反笑。

  “我会组建一支骑兵,人数千人规模,由你来训练带领。”赵锐缓缓说道。

  “可以,不过我曾答应那些军户只能收三成地租,所以今后你赵家也只能收三成,还有一千骑兵,我那里已经有七百了,你再补三百好了。”马英眼睛一亮,随即就说道。

  “三成地租没问题,但你那些骑兵必须要解散或者做步兵,最多只能留五十名马术好的,我会重新再招募人给你的,保证盔甲兵器齐全。”赵锐果断拒绝道。

  “我再考虑考虑吧!七天后是个好日子,你先和我妹妹完婚,到时候再说。”马英摆摆手。

  “不行!”

  李婉柔一口就拒绝道。

  马英却是一脸戏谑的盯着赵锐,像是在说你赵家到底谁做主?

  “嫂嫂!”果然赵二爷的脸垮了下来。

  李婉柔赶紧解释道:“二爷,嫂嫂只是觉得成亲这种终身大事,怎么能如此仓促?要不还是先定亲,一步步来吧!”

  “是啊,姐姐,那有这般一下子就成亲的。”马韵儿也脸色羞红的劝道。

  “好吧,那就先定亲。”马英想了一想,最终还是点点头,她也不想妹妹的婚事太寒酸。

  赵锐到时巴不得今晚就拜堂洞房,但他也知道古代的礼仪太繁杂,所以也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