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山寨被烧

加入书签
  山路难走,马英带着骑兵足足花了一个时辰,才出山区,来到官道旁附近的一座树林里藏了起来。

  可左等右等,也不见赵家商队出现,顿时就有些纳闷儿了。

  按时辰对方应该早就出现了才对,为了防止赵家商队连夜赶路,她可是晚上都派了人在官道旁盯哨的。

  正当马英坐不住要派骑兵去查看时,盯哨的人,总算是回来了。

  “大当家,赵家的商队在前面十里处突然返回了。”

  “什么?回去了,难道消息走漏了?”马英一惊,随即就冷哼一声:“想跑没那么容易,兄弟们追!”

  顿时,四百骑兵纷纷翻身上马,出树林顺着官道向南奔去。

  官道平坦宽阔,只是奔驰了一刻钟,前面官道上就出现了一只长长的车队。

  而此时距离朔州城只有七八里了,城头守军登高望远,吓得立即就关闭了城门,敲响了警钟。

  一时城门口乱作一团,这也正是马英等在树林的原因,毕竟离朔州城太近,造成的影响太大。

  “冲上去!”

  望见战马和一车车的物资后,马英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长枪向前一指,娇喝道。

  这样的机会可不多,换了别家的商队,哪怕她再眼馋,也最多收点过路费,可赵家却和她不对付,都劫了,也不会吓到别家商队。

  赵虎见后面的骑兵奔来,立即就带着亲卫队向前狂奔,车夫也是纷纷舍马弃车,朝朔州城逃去。

  “洪三哥,你带两百人留下来清点,其他兄弟跟我追。”显然马英对赵虎他们身上的那身行头也势在必得。

  虽然这一个月来,赵虎和亲卫队的兄弟天天苦练马术,但终究还是差了一些,双方的距离很快就被拉近,后面的骑士,只得将腰里的手雷点燃向后面官道上扔去。

  马英也是吓了一跳,带着骑兵立即一分为二,从两边田地里绕道,准备堵截。

  “岂有此理,简直无法无天了。”刘凯来到城头,见清风寨的马匪肆无忌惮地策马奔腾在朔州城附近,又听闻这阵子马英大肆招兵买马,气得脸色铁青,却又无可奈何。

  “大当家,车上袋子里装的根本就不是粮食,而是稻草,其他东西也都是假的,我们被耍了。”

  一起骑从后面快速追了上来,老远就大喊道。

  “什么?”马英脸色巨变,赶紧勒住身下的宝马,没再追赶赵虎他们。

  当返回到车队时,见车上的东西果然都是假的,马英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同时又着急无比。

  “洪三哥,你带五十名兄弟在后面赶马,其他人立即和我回寨。”

  “大当家,你的意思是咱们寨子出事了?”洪武一惊,其他兄弟也面面相觑。

  “那小儿绝对不会吃饱了没事干,拿一百匹战马来戏耍姑奶奶。”

  马英丢下一句,就带着骑兵疾驰而去,虽然心里有些着急,但也并未太过担心。

  山寨足足有两千多人,哪怕再不堪,凭借着寨墙和地势,雷二哥也能守住。

  可当半炷香后,发现清风寨方向冒起了浓浓青烟,心里顿时一沉。

  “快!”马英已经顾不得身后的兄弟,骑着宝马,仗着高超的马术,一马当先,在山间小道也肆无忌惮地飞奔起来。

  不多时,就来到了山下,见整个山寨都被熊熊的大火笼罩住了,四野无人,马英整个人都呆住了,差点从战马上摔下来。

  “大当家,你总算回来了,咱们清风寨完了,二哥和二小姐还有其他兄弟们都被那赵锐抓走了,山寨的钱粮也被他们搬空了,那帮天杀的走时还放了一把火…”

  两名喽啰从山上连滚带爬的冲了下来,老远就大哭道。

  两人由于去山顶烧狼烟,所以逃过了一劫,但都还未点燃,山寨就被攻破了,只得藏了起来。

  “赵锐,姑奶奶与你不死不休!”听完两名喽罗的讲述后,马英双眼赤红的吼道。

  既担心妹妹和雷二哥他们的安危,又心痛她和父亲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的山寨,顷刻间化为乌有。

  这时,其他骑兵也来到了山下,看着山寨燃着熊熊大火,同样都呆住了。

  这四百人中有一大半都是老人,对清风寨的归属感根本不是那些刚刚招募的人能比的,何况他们都有家人。

  “他们走了多久?”马英冷静下来后,就抓住其中一名喽啰吼道。

  “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了。”

  “胡说,难道我前脚刚走,他们就攻破山寨了?”马英根本就不信。

  “嗯!”喽啰却是弱弱的点点头。

  “那小儿带了多少人?都有些什么攻城武器?”

  “五…五百来人,除了个个穿着盔甲外,其他的什么都没带,我和小六只听见一阵爆炸,他们就攻了进去。”

  “不可能,哪怕他们有轰天雷,也不可能那么轻松就攻进去,就是一人扔块石头,推根木头下去也能挡住他们。”

  马英实在无法接受,但又想不通,见问不出什么,也懒得再纠结,带着三百多骑就向南边小道杀去。

  与此同时,赵锐已经带着人回到了堡中,清风寨的老弱妇孺和雷豹等几十人都被关进了赵家堡,两千俘虏暂时被关到了军营。

  天一亮,赵明就带着几百匹战马出发,再加上两千俘虏,所以将清风寨都搬空了。

  粗细粮加起来三千多石,金银细软加起来两万余两,布匹牲口也是一大堆,乐得赵锐嘴都合不拢了,同时又暗暗心惊清风寨的富有。

  大厅中,李婉柔看着低头坐在一边的马韵儿,又看了看外面正在忙里忙外清点金银细软的赵锐,只得叹了口气,来到她身边坐下,不断的安慰。

  “韵儿姑娘,事已至此,你也别再难过了,我会让二爷妥善安置你们的,今后保你们衣食无忧,绝不会让他把你们交到官府去的,你就安心吧!”

  “嗯!那就多谢夫人了。”马韵儿点点头,心里却叹了口气,她此时最担心的是姐姐知道后,会被冲昏头脑,又中赵锐的奸计。

  其实赵锐打的什么算盘,她心里早就猜到一二,无非就是逼姐姐走投无路,杀官造反去打井坪所,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否则就不会烧他们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