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驯服宝马

加入书签
  “竟然是汗血宝马。”

  作为养马世家出身,马英虽然没见过汗血宝马,但小时候也曾听父亲和爷爷详细的描述过,所以只是一眼,就认出了前面那匹大红马,就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

  反应过来后,立即就冲了上去,一把抢过缰绳,将马夫推开。

  “唉呀!你干什么?”马夫跌坐在地,一脸愤怒。

  马英却没心思管他,而是浑身激动的一个翻身就爬上了马背。

  赤虎顿时就癫狂起来,吓得刚爬起的马夫连连后退,边上训练的乡勇也纷纷围了过来,可都不敢上前。

  “竟然还是匹没驯服的汗血宝马,好,太好了。”

  马英双手死死环住马的脖子,匀称修长的双腿也是紧紧夹住马腹,任由赤虎原地打转,上下颠簸,一脸兴奋地道。

  “姐姐,小心呀。”马韵儿见大红马发狂,姐姐数次都险些被摔下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怎么回事?”赵锐也被外面闹哄哄的场景惊动了,匆匆杀来,一见马英敢骑他的大红马,顿时勃然大怒。

  “快,给我冲上去将她抓下来。”

  “哦哦!”众人顿时端着长枪,举着盾牌围了上去,可赤虎正在发狂,众人又怕伤到马,根本就无法靠近。

  赵锐也只能干瞪眼,心里期盼那娘们儿被摔下来,谁知足足折腾了一刻钟,她仍然死死地趴在马背上。

  而此时,赤虎也渐渐消停下来,口鼻吐着白雾,喘着粗气,人马皆是汗如雨下。

  待到马儿彻底安静下来后,马英这才翻身下马,脸贴在马头上,一阵亲密,然后喜滋滋的牵着它来到了赵锐面前。

  “赵锐这匹马我势在必得,你开个价吧!”

  “想都不要想,这是本公子的坐骑,岂能卖给你?”赵锐一脸冷笑,意识马夫赶紧牵走。

  “你的坐骑,那你骑上来给我看看?难道你没看见这匹马已经被我驯服了嘛,你就是不卖,留着也没用,这样好了,我愿意出一千两银子怎么样?”

  “嘶!”四周顿时一片吸气声,暗道这清风寨的马当家出手好魄力呀,一千两银子都可以买上百匹普通的马了。

  “哼,二爷是差钱的人吗,别说一千两,就是五千两都不卖。”赵锐眼皮都没眨一下。

  “你…”马英气的咬牙切齿,若非妹妹在他身边,周围又全是他的人,真想夺马就走。

  “赵公子,君子成人之美,恳请割爱将这匹马卖给我姐姐吧,今后我清风寨,一定对贵府和赵家商队秋毫无犯,还望成全。”

  马韵儿叹了口气,朝着赵锐行了一礼,语气中带着一丝哀求,因为她知道姐姐爱马如命,如果得不到,恐怕晚上觉都睡不着。

  “哎!韵儿姑娘快快请起,不是在下不成全,而是这匹汗血宝马我留有大用。”

  赵锐将她扶起为难道,相比起马英,他对这马韵儿的好感要强多了。

  “你留着除了暴殄天物,还能有什么用?”马英撇了撇嘴,显然认为赵锐这是坐地起价。

  “难道你没发现这是匹公马吗?”

  “那又怎样?”马英下意识道。

  “呵呵,竟然是公马,自然是要拿来和母马配种,生更多的汗血马宝宝,这样吧,到时候等我培育出来后,送你一匹好了。”

  “赵锐,枉你还是读书人,我呸!”马英俏脸胀得通红。

  “公子好生无礼。”

  马韵儿双颊同样一片滚烫,娇嗔道。

  赵锐摊了摊手,表示不知道他哪里无礼了,不过见马韵儿这副娇羞的模样,心里倒是有些悸动。

  “那借我骑一会儿总行吧。”

  马英也知道,赵锐不可能卖给她,可又舍不得,只得退而求其次。

  “这倒是没问题。”

  赵锐点点头,反正将她妹妹扣在这里,也不怕她有去无回,而且他也想看看这匹马到底能跑多快。

  马英也不啰嗦,立即就翻身上马,众人赶紧让开了一条道,这才一挽缰绳,娇喝一句:“驾!”

  赤虎顿时就小跑起来,不多时,四蹄就开始飞扬,片刻时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好快呀!”

  “果然不愧是汗血宝马啊!”

  众人望着远去的战马,都是赞叹不已,脸上全是羡慕之色。

  “这时速,怕不下有五六十公里吧。”赵锐同样暗暗心惊,要是骑着它去大同,恐怕也就一个时辰。

  “吁!”

  只是半炷香时间,马英就从朔州城打了个来回,一脸兴奋的道:“赵锐,这匹马还有些不适应,要不我带回去帮你调教几天,再还你怎么样?”

  “可以,不过倒是要劳烦令妹在堡中做客几天。”赵锐点点头,一本正经的道。

  “无耻!”

  马英脸色一冷,就将缰绳扔给了边上的马夫,一脸不舍得拉着妹妹离去。

  “彼此彼此,还有,至今日起你我两家正式处于敌对状态,下次再来,本公子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赵锐冲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然后扫向众人:“都围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训练。”

  “是!”

  众人赶紧四散而逃,唯独狗剩凑了上来,小声道:“二爷,刚刚为什么不趁机将这娘们儿拿下?”

  “你懂个屁,以二爷的本事需要做这种小人行径吗?等兄弟们训练完成后,正好拿她清风寨练兵。”

  赵锐一巴掌拍了过去,然后径直朝堡中而去。

  一路上,马英仍然余怒未消,对着妹妹气鼓鼓道:“现在死心了吧,姐姐就说了,那小子肚量小得很,你偏不听,硬要来和解,看这窝囊气受的。”

  “哎!确实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不过这和肚量没关系,而是那赵公子恐怕另有所谋,姐姐,要不咱们搬走吧?”马韵儿叹息了一句。

  “胡说,难道你还怕姐姐斗不过他一个毛头小儿?我们这次虽然损失惨重,但他赵家堡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能招兵买马,我就不能招兵吗?”

  马英见妹妹说这种丧气话,脸顿时就垮了下来,以山寨如今的钱粮就是养两千人都不成问题。

  “可是姐姐,他们有轰天雷呀!”

  “妹妹不必担心,那轰天雷防守确实是利器,但进攻却是不行,我们清风寨易守难攻,又有骑兵配合,只要他敢来,姐姐必定杀他个片甲不留。”

  “姐姐,咱们清风寨是易守难攻,却也是死地,上山下山只有一条路,要是他围而不攻,仗着轰天雷堵在山下如何是好?”

  马韵儿仍不死心的劝道,她算是看出来了,那赵公子是绝不会放过他们清风寨和井坪所的。

  “妹妹,你说的也对,咱们山寨粮实虽多,但也有吃完的一天,要是他真扎一座营,长期堵在山下,还真是个大麻烦。”马英心里也是一惊,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所以姐姐咱们还是搬到别处去吧,就让那赵公子和卢千户斗好了。”

  “不行,这一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马英怕了他,以后还怎么收过路费?”

  马韵儿见她语气坚决,只得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既然姐姐不肯搬走,那咱们也只能和井坪所结盟,到时赵公子若围困,咱们就向井坪所求援,他若扮山贼去打井坪所,姐姐就率骑兵去偷袭赵家堡,让他首尾难顾。”

  说完想了一下又道:“不过,咱们也不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到那卢千户头上,为防他万一鼠目寸光到时不来救援,姐姐最好将骑兵都搬到山下谷中去,免得到时候被堵在山上,进出不得。”

  “对对,还是妹妹考虑的周全,就这么办,回去就招人,还怕他不成。”马英顿时战意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