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上门拜谢

加入书签
  去年冬季虽然异常寒冷,但奇怪的是开年后,气温竟然比往年都要高,这让田间地头里的老农是喜出望外。

  整个大同府,也就最南边的朔州可以种冬小麦,积雪融化天变暖后,田地里的麦苗开始飞速生长。

  尽管三堡附近,近五千亩的土地都是赵家的,但农事赵锐不太懂,所以并没有乱插手,他相信赵明和那些老农,会管理好的。

  堡外的空地上,九百多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边是抬头挺胸精神抖擞,一边则是面黄肌瘦骨瘦如柴。

  兵器和棉衣缺口都非常大,棉甲就更不用说了,两堡匠户昨日也才刚刚复工,加上手雷和轰天雷也用光,让赵锐每天都迫切的想要成军,所以对新招募的五百乡勇根本就没有搞区别对待,一样训练。

  为此,不得不三餐,顿顿管饱,每人每天都能分到一块肉。

  “驾!”

  一阵马蹄声传来,让正在列队训练的乡勇们都望了过去,只见一队骑兵从北面奔驰而来。

  “姐,快看,那里好多马,还有那里好多士兵在训练,那赵公子还真是个另类的读书人呀!”

  “啧啧,那小子不会是真想杀官造反吧,竟然招这么多兵,买这么多马,也不怕人弹劾。”

  打头的一匹白马上,马英和马韵儿共乘一骑,两姐妹都是被那大片的马舍和空地上的乡勇吸引了。

  “呵呵,我还以为马姑娘将你那些兄弟都抛弃了,原来还记得呀!”

  赵锐看着她带了两百多骑兵耀武扬威而来,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但却并不后悔和她联手。

  “怎么,这就是你赵家的待客之道吗?”马英翻身下马,扬了扬手中提着的礼物,将妹妹扶下了马。

  “赵公子,那日多谢你不计前嫌,让我姐姐和寨中兄弟幸免一难,今日我和姐姐特来拜谢!”马韵儿接过礼物上前款款行了一礼,一脸感激的道。

  “呵呵,原来小娘子是马当家的妹妹呀,难怪在下当初怎么觉得眼熟呢!”赵锐接过礼物还了一礼,像是今天才知道似的,笑道。

  “当时韵儿并非刻意隐瞒,还望公子见谅!”马韵儿脸一红,变相的将自己名字告诉了他。

  “好了妹妹,意思一下就行了。”马英见赵锐嬉皮笑脸的上下打量妹妹,有些不耐烦的上前打断道。

  “韵儿姑娘,来者即是客,两位里面请!”人家提着礼物来拜谢,大庭广众下,赵锐也不好失了礼数,毕竟他名声如今才刚刚有了点起色。

  马英也没犹豫,拉着妹妹的手就跟着进了赵家堡,骑兵则在外面等待。

  三人来到大厅坐定,赵锐就让人将那些受伤的清风寨好汉请了过来。

  见有十多人,是上次三家打赵家堡时失踪的,马英也只是随便问了一下情况,就决定全部带回去。

  “咳咳,赵锐,我马英向来恩怨分明,从今往后我们两家恩怨一笔勾销了。”见妹妹老是打眼色,马英只得放下茶杯,一挥手道。

  赵锐也放下茶杯,却是好整以暇的冷笑道:“马姑娘这话说的好轻巧呀,咱们先不说牛头寨和那次你带人拦截我的事,光我赵家堡,你今年冬季就好像打了三次吧…”

  “你不要血口喷人,哪有三次,明明只有两次好不好?”马英一拍桌子怒道。

  “看来马姑娘还真是健忘,那我就提醒你一下,那次你只带了一百骑兵。”

  “那次是你骗人在先,我只是来讨个公道,又没动手。”

  “哼,你不但射了我一箭,走时还放了一把火,亏你还好意思说没动手。”赵锐冷笑一声。

  “赵公子,以前的事是我清风寨不对,得罪之处还望公子大人大量,好在双方也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失,若公子愿意和解,从今往后我们保证,对赵家堡和赵家商队都将秋毫无犯,并愿意赔偿一千两银子。”

  马韵儿见姐姐和他纠结打赵家堡的次数,心里也是无奈之极,见姐姐还要再说,赶紧起身施了一礼道。

  “妹妹,你不要乱说,我什么时候答应赔偿一千两银子了?”

  “姐姐!”

  马英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急道,马韵儿却是要哭出来了。

  “好吧,就当是我那些兄弟的汤药伙食钱好了。”马英只得坐下,端起茶杯。

  “赵公子,不知你对我的提议可否满意?”马韵儿这才望向赵锐,一脸期盼。

  “就依马姑娘所言好了。”

  赵锐正要再提条件,后堂就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就见李婉柔赶紧走了出来。

  “嫂嫂你怎么来了?”赵锐眉头一皱。

  “赵夫人。”

  两姐妹见李婉柔走出来,眼中都是闪过一抹惊艳,马英一抱拳。

  马韵儿则行了一礼,打量了一下她,这一刻心里竟然有一丝自惭形秽。

  “这位应该就是马家小妹吧,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李婉柔冲着马英点点头,然后亲热地上前扶起马韵儿,转头对着赵锐道:“二爷,竟然两位马姑娘诚意十足,我看就算了吧。”

  “嫂嫂,这件事我自有主张。”赵锐不悦地瞪了她一眼。

  “那你想怎样?”马英一双粉拳捏的紧紧,直直的盯着他。

  “马当家,本公子也是恩怨分明之人,你打我赵家堡三次,看在你一介女流份上,我只打清风寨一次。”

  “好!那姑奶奶就随时恭候大驾,告辞!”

  马英顿时气得柳眉倒竖,一抱拳,就拉着妹妹告辞离去。

  马韵儿也没想到赵锐竟然不肯善罢甘休,回头张了张嘴,最终叹了口气。

  “不送!”

  “二爷,难道大家和平相处不好吗?”李婉柔望着两女的背影,回头一脸幽怨地盯着赵锐。

  “当然好,可是嫂嫂,这不是一个能和平相处的年代呀!”赵锐起身背着手摇了摇头叹道。

  其实他要的是吞并,而不是和解,但他知道马英那娘们儿不打服,是绝不会乖乖听话的。

  堡外,马英却是突然一拍额头,“哎呀,刚刚都被那小子气糊涂了,竟然忘了和他买马,妹妹要不…”

  “姐姐,你觉得赵公子那种态度,会将战马卖给我们吗?”马韵儿白了她一眼。

  “哼!他现在就是想卖,姐姐我还懒得买勒。”马英本来有些失望,可当瞥见墙根儿下的那片马棚后,眼睛顿时一亮,一脸坏笑。

  正当众人准备翻身上马离去时,不远处一名马夫,牵着刚遛弯回来的赤虎,慢吞吞的走了过来。

  马英带来的那些战马看见赤虎后,都变得有些焦躁,众人则是一片惊呼。

  马英更是一双杏眼瞬间瞪得大大,整个人都呆住了,马韵儿同样吃惊的张着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