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汗血宝马

加入书签
  “对了二爷,这次那顺义王为了感谢我们赵家商队,特地送了一匹宝马给你。”

  “哦!宝马,在哪里?快拉过来我看看。”赵锐也来了兴趣。

  随即一名马夫就拉着一头大马走了过来,众人眼睛顿时睁得大大。

  赵锐同样吃了一惊。

  因为这匹马不但通体火红,没有一丝杂毛,个头也要比其他的战马高出一大截。

  其他的战马,马背最多也就一米三四高,可这匹马的马肩高度竟然有一米七左右,头一昂怕不下有两米。

  “嘶!这匹马也太高大了吧?”

  “啧啧,你看他那四条腿长的,这跑起来得多快呀!”

  众人都是连连惊呼,有的想上前去抚摸,可还未靠近,大红马就躁动起来,惹得众人都是不敢靠近。

  “这应该不是蒙古马吧?”

  赵锐也是越看越喜爱,望向刘管事,虽然他现在的马术烂得掉渣,但正在苦练。

  “二爷,据那顺义王所称,这匹战马是去年他们从漠西一个部落中得到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刘管事解释道。

  “哦,汗血宝马?”

  赵锐大喜,说着就要上前去骑,刘管事却是吓了一跳,赶紧制止道:“二爷不可,这匹马的性子太烈了,而且又不合群,其他马都怕它,路上让我们是吃尽了苦头。”

  “二爷让我去试吧!”

  “二爷还是让我来吧。”

  一众人听说是汗血宝马,又还没被驯服后,都是围上来跃跃欲试。

  “好,虎哥,你去试一下,要小心一点。”赵锐听后也不敢再试,毕竟万一被马踩死,或者摔成重伤,那他将会成为史上最悲催的穿越者。

  “好呢!”赵虎兴奋的立即就冲了上去。

  可刚爬上马背,大红马就前蹄高高跃起,一个转身后蹄一蹬,就将赵虎摔了下来。

  若非马夫牵着缰绳,几名家丁也早有防备,及时将赵虎拖了回来,非得被踩死不可。

  “虎哥没事吧?”赵锐刚才也吓了一跳,这匹马简直就是要杀人的节奏。

  “二爷我没事。”

  赵虎忍着疼痛爬了起来,其他人也被吓到了,没敢再嚷着要去试,但总有不怕死的。

  “二爷,让我试试吧。”大黑一抱拳。

  “行不行?”赵锐望了望仍然躁动不安的大红马,有些担心这名大将会折损在它的蹄下。

  “二爷放心,我有把握。”

  “那好!”赵锐见他这么说,就点点头,众人当中就属大黑的骑术最好,若他都不行,那也只能用棍棒让这匹马听话了。

  大黑这次将外面的棉衣都脱了下来,围着战马转了两圈,趁其不备,一个翻身就爬上了马背。

  大红马顿时就剧烈的玩起了花样,众人吓得纷纷后退,两名马夫赶紧上前帮忙扯缰绳,可大黑依然被摔了下来,脑袋都摔破了,弄的是头破血流,比赵虎还惨。

  “娘的,这匹马还真是成精了。”赵锐大骂一句,似乎有些明白那顺义王为何要将这么一匹宝马送给他了?

  这么难降服,又不合群,完全就是鸡肋,每天还要好吃好喝的喂着。

  其实赵锐并不知道,这种大宛马产自中亚,在草原上最多只能活两年,反倒是中国北方的气候适宜它生存,所以卜失兔才顺水推舟送给他。

  连大黑都弄得个头破血流,其他人也彻底打消了一骑宝马的念头,赵锐同样只能望马兴叹。

  “呀!好大的一匹马呀,夫人你看。”

  “二爷,这…这匹红马是刘管事带回来的?”

  李婉柔和两丫鬟也跑了出来看热闹,顿时就被大红马吸引住了。

  “嫂嫂,这是那顺义王送给我的汗血宝马,可惜有些不听话,我打算以后再慢慢调教。”

  “难怪这么高大,原来这就是汗血宝马,好一匹神驹,就是传说中的赤兔宝马也不外如此吧!”李婉柔盯着马,看了半天,不由的感慨道。

  “二爷,起个名字吧。”

  “对对对!”

  不知是谁起了个头,众人纷纷嚷道。

  “嗯,我看就叫赤龙吧!”赵锐点点头,看着高大威猛的大红马,脱口就说道。

  场中顿时鸦雀无声,李婉柔更是吓得脸色苍白,赶紧急道:“二爷不可乱说,我看就叫赤虎吧。”

  “赤虎哪有赤龙…好吧,那就暂时叫赤虎。”赵锐说到一半也反应过来,龙这个字在古代可不是乱沾的,只得妥协,心里却是非常不爽。

  这特么的起个名字都要忌讳这个,避讳那个,实在是一点自由都没有。

  众人都是重重的松了口气,心里都暗道,自家二爷好大的胆子呀,好在皇上早就将锦衣卫裁撤了。

  “二爷这么多马,堡中可关不下呀!”李婉柔赶紧岔开了话题。

  “这样好了,暂时就拴在墙下,赶紧建一片马舍出来,赤虎单独关到堡中去,哦对了,刘管事这是匹母马还是公马?”

  “回二爷,是公马。”

  “好!公马好呀。”赵锐呵呵一笑,众人却是不解其意。

  将战马安置好后,天已经黑了,赵锐这才将刘管事叫到了书房。

  “那卜失兔应该还有其他的事吧。”

  “二爷料事如神,那顺义王希望我们能为他们打造一批箭支,今年六月份之前运送过去,而且希望今后每年冬季,我们商队都能去和他们做生意。”刘管事点点头。

  “嗯!”赵锐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就起身背着手,在书房里来回踱步。

  这次鞑子南下劫掠,对赵锐的触动很大,虽然土默特部没参加,但让他依然有些反感再去草原做生意,尤其还是卖兵器。

  然而,若是历史的轨迹不出现偏差,今年五月,林丹汗就会完蛋,漠南蒙古将全部归顺后金。

  也许崇祯和明朝人,看不出这意味着什么,但作为一名穿越客,他知道,漠南蒙古全部归顺后金,则意味着宁锦防线将形同虚设,大明的丧钟正式敲响。

  因为从此后金将再无后顾之忧,想什么时候南下,就什么时候南下,而且还可以裹挟蒙古诸部一起南下。

  崇祯二年,后金绕道蒙古入关,就是因为林丹汗西迁之归化,左翼诸部纷纷归顺后金。

  但右翼没有归顺,让皇太极仍不敢放心大胆的南下,就是怕回去的时候被林丹汗堵在长城下,和明军南北夹击,这也正是皇太极一直揪着林丹还不放的原因。

  而从崇祯七年,后金第二次入关,往后规模一次比一次大,次数也越发的频繁,就能看出失去草原屏障的恶果。

  “好。”最终赵锐决定先打造少量的箭支,六月份亲自去一趟。

  若那卜失兔愿意和大明结盟,敢和后金对着干,他就全力扶持,帮助其再次统一右翼诸部。

  若是那老东西拉稀,那就只能重新挑一个有雄心壮志的部落首领,虽然这样容易养虎为患,但两头老虎总比一头老虎威胁要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