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商队回归

加入书签
  赵锐指挥着几人,一直忙到大半夜,才将一百斤劣质的盐提纯完毕。

  主要还是将盐水煮干太麻烦了,整整十口大锅,煮了五六个时辰,若非赵锐事先警告,前来救火之人恐怕大有人在。

  “二爷,这…这这就变青盐了?”

  赵锐和李婉柔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看他们煮盐,而是等煮干了才来查看。

  李婉柔和两丫鬟都是好奇的盯着锅底的那一层青白,小兰还用手弄了一点,放到嘴里尝了一下。

  “夫人,好咸,只有一点点苦味,和咱们吃的青盐差不多。”

  “我也试试。”小环也赶紧捏了一点,尝试起来。

  李婉柔虽然也想尝尝,却是做不出这种动作,赵锐见状笑了笑,捏了一点递到她嘴边。

  “嫂嫂也尝尝吧,评估一下能卖多少银子一斤。”

  李婉柔只得用袖子挡住,才张开小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随即美眸就是一亮,惊喜道:“二爷,你是怎么想到这法子的?这怕不是可以卖三四两银子一斤,只是,这贩卖私盐可是犯法的呀。”

  “嫂嫂,难道勾结山贼杀人抄家不犯法吗?”赵锐翻了个白眼,在明末竟然和他讲法,估计也就他嫂嫂这种人了。

  “二爷,你怎么能将这种事天天挂在嘴边呢?让旁人听去多不好,以后可得注意。”

  李婉柔顿时像受惊的兔子似的,向四周看了看,见几名青壮直直地盯着她,不由得到赵锐耳边小声教训道。

  “好了嫂嫂,这就将你吓到了,那以后怎么办?”赵锐摆摆手,就冲着那几名青壮道:“看什么看?还不快将这些盐铲出来过称。”

  “哦哦,是二爷。”几名青壮赶紧忙活起来,一番过称后,竟然有二十来斤,也就是说只缩水了五分之四。

  一百斤劣质食盐,每斤算一百文,(一两等于一千文)就是十两,提炼出二十斤,每斤保守二两银子,也有四十两,不算人工费,都足足有四倍利润。

  “哈哈!”赵锐算到这里,哈哈大笑,因为只有富人才吃得起这种青盐,而这种盐,都是从四川或者淮南运送过来的,哪里竞争的过他?

  “二爷,这还真是个赚钱的买卖呀!”李婉柔同样也在心里默算了出来,感慨道。

  “嫂嫂,抚恤金等卖马以后再发,那两千两银子明日就让人拿去够买劣质食盐,朔州买完,就像那些商家预购,可以付三成定金。”

  赵锐大手一挥,他这属于二次加工,所以原材料供应必须要足,但为了避免将大同境内的劣质盐价抬高,还得一步步来,免得百姓吃不起盐。

  第二天,赵明就前往朔州买盐,并将赵家要卖马和招募乡勇的事广而告之。

  这次赵锐打算面向朔州全境招募乡勇,以便将他赵二爷的影响力扩散出去。

  食盐提炼的方法简单,一看就懂,所以保密工作必须要做好,加工基地,就放在了赵家堡。

  将两座小院打通,从吴家堡带来的那四百多寡妇中,挑了五十人,以后专门从事食盐提炼工作。

  又挑了一座小院,选了二十多名女子,负责蒸馏烈酒,甚至是酒精。

  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三座小院,这次违者就不是驱逐赵家堡了,而是杀无赦!

  对于剩余的那三百成寡妇的妇女,和一百多男女少年孩童,赵锐也是头痛无比,暂时也只能这样养着。

  …

  一晃两天而过,赵家堡外的空地,填平的堡墙早已被清理干净,不远处一间间草棚再次搭建了起来。

  此时,已过正午,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两千多青壮,然而,仍有青壮从东面源源不断地而来。

  大厅中。

  赵锐依然亲自面试,徐老道在旁参谋,小环和小兰则在边上摆了张书案,负责记录。

  “为什么要加入我赵家乡勇?”

  “小的想跟着公子杀鞑子,给家人报仇。”

  “嗯,去领十斤粮食和衣物,明日正午前来报道。”

  “谢公子!小的今后…”大汉激动的就要跪下磕头,却被赵锐抬手制止了。

  “我赵家乡勇的膝盖是直的,不要动不动就下跪,还有以后不要自称小的,和旁人要自称在下,和本公子要自称属下,将头抬起来站直,都记清楚了吗?”

  “小…属下记清楚了。”大汉仍然有些唯唯诺诺,赵锐也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挥手让其退下。

  就这样,前来的青壮先是在外面进行初考,经过筛选入大厅进行终考,直到傍晚,才招满五百名额。

  五百人中既有井坪所的军户,也有流民,和朔州其他地区的百姓,没被选上的,只得一脸失望的啃着杂粮馒头,讪讪离去。

  如今家丁,包括去草原还未归的,还剩下一百,上过战场的乡勇也剩下一百,和被赵虎带去朔州的两百乡勇,加上刚招募的五百,共九百人。

  不是他不想多招一些,而是一旦人数过千,那影响就大了,那刘知州肯定会说话的。

  除了一百家丁和一百打过仗的乡勇,剩下的七百乡勇,最后也会淘汰两百,他宁愿浪费些粮食,也要搞淘汰赛。

  因为他没时间,也没精力,天天用棍子撵着他们训练,除刚开始,后面完全要靠他们自觉,这样更能考验一个人的品性和自制力。

  懒惰的偷奸耍滑的,最后必定成绩会差强人意,忠厚老实,有上进心的,肯定会天天刻苦训练。

  “二爷,刘管事他们回来了。”

  “是嘛!太好了。”赵锐正要回后宅吃饭,大黑就欣喜地冲进了大厅。

  匆匆来到堡外,只见一百多人牵着大量的战马骡马,从远处而来。

  不多时,堡中的人大多都涌了出来,望着归来的商队,发出一阵阵的欢呼。

  刘管事和五十名家丁,上百名马夫都是一脸风尘仆仆,看着近九百匹高大的战马,赵锐嘴都乐得合不拢了。

  “二爷,还有一百匹战马被扣在了偏头关所,老朽无能,还请二爷责罚。”

  “哎,刘管事这是说的什么话?这一趟你和兄弟们都辛苦了,到时候我还要论功行赏,那偏头关的千户怎么说?”

  赵锐一摆手,偏头关守御千户所会刁难,他早就预料到了。

  “那贺千户的言外之意,是每年五百两银子的过路费,我们由于没带那么多银子,他才将马扣下来。”

  “嗯,五百两银子倒也不多,明日就拿五百两银子去将马换回来,有时间我会亲自去一趟和他谈谈。”

  赵锐想了一下,就点点头,他们这么大的商队,每年才五百两银子,确实不多。

  估计那贺千户也是怕将他们吓得今后不走那条道,这才没敢狮子大开口。

  毕竟一般的商队,怎么也不会走那条道出关,而陕西民乱以来,就很少有晋商会去陕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