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摸底备战

加入书签
  自从上次谣言事件,将赵锐打了个措手不及,就让他意识到消息的重要性。

  所以挑哪个比较机灵,从小就在赵家堡长大的夹生子李二狗,专门负责打探消息。

  为此,不但让他挑了二十名机灵的小乞丐,还拨了一些银子作为经费,用于收买王家的下人和卢大庸身边的家丁。

  所以只是第二天上午,三家密谋对付赵家堡的事,赵锐就知道了。

  此时大厅中,众人都是担忧无比。

  “二爷,要不还是去报官吧!”

  “嫂嫂,你嫌咱们给那狗官送的钱还少吗?何况他们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动手,报官也是没用的。”

  “那怎么办?”李婉柔也是叹了口气,她知道事情弄到如今这般田地,说来还是二爷当初勾结山贼灭了黄吴两家,打破了规则。

  “不用担心,一些乌合之众,人数再多又有什么用?这两天没事都不要出门。”赵锐说着就起身朝外走去,他要先摸摸底,再做打算。

  望着赵锐离去的背影,众人都是摇头叹气,摊上这样的家主,真是没一天踏实的日子。

  …

  吴家堡内,工匠们依然干得热火朝天,乒乒乓乓的打铁声此起彼伏。

  “王管事,刀枪盾牌打造了多少?”

  “回二爷,长刀打造了一百把,长枪有二百杆,盾牌六百面。”

  “不错。“

  赵锐点点头,短短十多天,二十名铁匠,能打造出这么多长刀,枪头已经算快的了,于是又问道:“手雷和轰天雷呢?”

  “手雷制作了一千多颗,轰天雷两百多颗,只是二爷,铁料已经所剩无几,硫磺也买不到了。”

  “好,一千颗手雷和两百颗轰天雷足够他们喝一壶了,哈哈,至于铁料和硫磺以后再说,快带我去仓库看看。”

  赵锐一摆手,哈哈大笑,脸上轻松无比,有这么多手雷和轰天雷,不怕他们来,就怕他们不来。

  随即,刘管事就领着赵锐来到了堡中仓库,冷兵器和热兵器都是分开存放的。

  尤其是存放轰天雷和手雷的屋子,要求要干燥通风,但四周又必须要封闭,里面绝对不允许点灯。

  轰天雷和手雷全部用小木框子装着,手雷一箱装十个,轰天雷装四个,都只有五六十斤,一人扛着很轻松,不大的屋子里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百多个小木箱。

  检查完后,赵锐又来到了隔壁的冷兵器仓库,一把把寒光闪闪的长刀摆放在兵器架上,一捆捆长枪竖在一边,木制的盾牌也是一面挨着一面。

  “二爷,这些枪头和大刀都上过油,还没有开刃。”

  赵锐随手拿起一把长刀,挥舞了两下,王管事则在旁赶紧解释道。

  “嗯!这刀质量不错,枪头也还可以。”赵锐用手指在刀刃上弹了两下,又拿起一杆长枪互相敲击了一下,点点头。

  他就知道只要舍得铁料,凭那二十几名,打了几十年铁的老师傅,怎么可能打造不出上好的兵器?

  “王管事,你干得非常不错,今后要再接再厉,多和那些老师傅沟通沟通,不懂的就不要乱插手,明白吗?”赵锐放下兵器,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老朽一定谨记二爷叮嘱。”王管事赶忙点头,显然明白这是二爷对他插手工序上的事有些不满。

  赵锐又来到铁匠作坊和木工作坊,就连后面制造火药的作坊也都一一逛了一遍,一番鼓励后,这才前往黄家堡。

  黄家堡这边由钱管事负责,人也比较多,除了堡内住着的几百工匠家眷外,堡外更是有三四千流民乞丐住在窝棚中。

  “二爷,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呀,这每天消耗的粮食都达到了十石,还有那些工匠的工钱,每天都要几十两…”

  “好了,我不是来听你说这些的,说说皮甲和棉甲都制造了多少?”赵锐摆摆手,不耐烦道。

  “哎!”钱管事叹了口气,只得一边领着赵锐前往仓库,一边解说。

  他决定抽空去和夫人说说,因为每天都有流民和乞丐汇集而来,这样下去就是再大的家业也撑不住。

  不过,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短短半个多月,皮甲皮鞋竟然制作出来了五百套,棉甲也制作出了一百套。

  相比起皮甲只是一个马甲,套在上身,棉甲则要正规的多,甲裙都到了膝盖。

  也非常的厚实,每件都有十斤左右,足足一床棉被重量的棉花,压缩制成。

  “这能防得住弓箭吗?”赵锐摸着完全用棉布和棉花制作的棉甲,心里没底得道。

  “二爷,已经测试过了,五十步开外,套上皮甲,可防一担弓射出的箭支,四十步虽能穿透,却伤不到人,三十步也不至于致命。”

  “这就足够了。”赵锐制作棉甲和皮夹主要还是为了防鞑子的弓箭。

  所以才做得这么厚,再加上士兵身上穿的棉衣棉裤和外面的皮甲,只要不被射中面门,一般都只会受轻伤。

  至于刀砍枪刺,就不是棉甲和皮甲能防得住的,他也不打算制作铁甲,今后乡勇会装备手雷和火铳,近身肉搏的几率将大大降低。

  检查完黄家堡后,赵锐立即就作出了安排,长刀,长枪,棉甲,皮甲,全部优先装备给家丁。

  剩下的和家丁淘汰的武器,才装备给乡勇,毕竟那六百乡勇队列都才练了几天,好家伙给他们完全就是浪费,扔手雷和轰天雷倒挺合适。

  一番合计后,赵锐就决定由赵虎和王管事带领40名家丁和160名乡勇,负责防守吴家堡,手雷250颗,轰天雷50颗。

  赵明和钱管事带领40名家丁和160名乡勇,同样是250颗手雷,50颗轰天雷,防守黄家堡。

  他带领剩下的70名家丁和280名乡勇,以及500颗手雷,100颗轰天雷,守卫赵家堡。

  至于黄家堡外面的几千流民乞丐,赵锐每人都发了一些干粮,暂时将他们都遣散了,免得到时被逼着或者利诱,倒打一耙。

  赵锐也知道这样分兵防守,是兵家大忌,可三座庄堡无论哪一座都不能舍弃,说来说去还是没有骑兵,否则又岂会这么被动?

  奈何会骑马和骑兵是两个概念,地处边塞,赵家家丁几乎都会骑马,乡勇里面也有少部分人会骑。

  但除极少数外,其余人都仅限于骑马赶路,要在马上挥舞大刀长枪拼杀,就太勉强了,至于射箭更是不用想。

  所以对马英的那一百骑兵说不眼馋,绝对是假的,虽然那些家伙也无法在马上射箭,但拼杀还是没问题的,不然,马英也就不会在朔州那么嚣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