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勾结清风寨

加入书签
  清风寨中。

  马英的心情非常不错,这个年可以说是清风寨过得最好的一个了。

  如今山寨钱粮充足,战马百余,好汉更是达到了近千人规模,还一半都有兵器,加上赵家堡又遇到了危机,叫她如何不开心?

  “妹妹,赵家这次真的要完了,你猜那小子这几日在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自然是变卖家产凑银子,然后去大同运作一番,将这件事压下去呀!”

  相比起马英整天幸灾乐祸,马韵儿到是情绪不怎么好,见姐姐这副模样,顿时没好气道。

  “错!那小子不但没有变卖家产,反而在遣散奴仆乡勇,而且我派去盯哨的人发现,那小子竟然偷偷派人数次前往牛头寨查看。”马英背着手,在房里踱步道。

  “这怎么可能?他想干嘛,难不成也想带着人上山落草?”马韵儿顿时吃惊地站了起来。

  因为在她看来,赵家还并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舍得贱卖店铺粮食和皮革,想要凑几万两银子出来还是很轻松的,而有这些银子,凭借赵锐府试院试的同窗和老师,完全可以将此事压下来。

  “我原本也不相信,可从那小子的举动来看,确实是在做上山落草的准备,不过,那牛头寨早就被我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所以妹妹我想让你帮我给那小子写封信。”马英说完一脸冷笑。

  “写信?”

  马韵儿蹙着秀眉望着姐姐,不知她想干什么。

  “嗯,就说牛头寨已经被我烧了,听说他赵锐想上山落草,我清风寨呢,又正好缺名马夫,问问他有没有兴趣入伙,呵呵!”

  “姐姐,你太过分了吧,说起来他也没怎么得罪你,哪有你这样落井下石的。”马韵儿一听,就明白姐姐这是想要讥讽嘲弄,不悦的轻哼道

  “哼,谁叫他上次想将你抓走的?现在不过是出口气,这笔账我迟早得跟他算。”马英冷哼一声。

  “我不是都跟你解释过了吗?他不是想要抓我,只是派人护送一下,不然他怎么不在城中动手?”

  “傻妹妹,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那小子坏的很,根本就不像个正经的读书人,你到底写不写?”

  “不写,要写你自己写!”马韵儿倔强的撇过头。

  “好,那你今后就待在山寨,哪里也不许去了,大不了我让洪三哥下山,去赵家堡门口吼两句。”马英一拍桌子。

  “好吧!我写还不成嘛!”

  马韵儿见她这么说,眼珠一转点了点头,然后提笔书写起来。

  “不错,不错。”

  写完后,马英对着信纸吹了两下,非常满意,将纸塞进信封,就迫不及待的离去了。

  …

  “今闻赵家大难将至,又闻先生欲寻山落草,英虽为一介女流,却对先生才华仰慕已久,若先生愿上山入伙,英必携众出寨三里相迎,以军师之位待之,望先生早日来投,清风寨主马英敬上!”

  “没了?”

  “嗯,念完了。”小兰拿着信小心回道。

  “送信的人呢?”赵锐皱着眉头,手指在桌上敲击着,又看向赵虎。

  “信是用箭射到堡门上的,等追出去时,人已经没踪影了。”赵虎脸皮抽搐了一下。

  “这就奇了怪,那马英明显是想恶心我一下,可这口气又不对呀,我怎么感觉这字里行间透露着浓浓的诚意呢?”

  “还有,一伙马匪真的能写出这么漂亮的字?嫂嫂,你看看,这字是不是比我写的漂亮多了?”

  赵锐拿过信纸,打量了一会儿,就递给李婉柔,让她鉴别一下。

  “嗯,从字迹来看,确实是位女子所书写,无论是字,还是用词都还尚可,出自一伙马匪之手,倒也难得,没想到那马姑娘竟然还是位文武双全的奇女子呀!”

  李婉柔看过信后点点头,然后感慨了一句。

  “嫂嫂,你太抬举那娘们儿了,我敢肯定这封信绝对不是她亲自写的。”

  赵锐撇了撇嘴,然后想了一下道:“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嫂嫂,你也帮我写封信回复一下吧。”

  “啊!二爷,你不会还真想投奔清风寨去做那军师吧?”李婉柔吓了一跳,其余人同样一脸不敢相信地望着赵锐。

  “军师,我是不屑做的,不过大当家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呵呵!”赵锐呵呵一笑。

  “可是事情都还没到那一步,二爷就和马匪私通信件,那清风寨又一直仇视我赵家,万一将你的信交到官府,不是反而弄巧成拙吗?”

  “对呀,所以我才让嫂嫂帮我写呀,到时我就可以死不认账,谁能奈我何?”赵锐一拍巴掌,赞赏的看了她一眼。

  “…”

  李婉柔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么无耻的话,二爷竟然说的冠冕堂皇。

  无论愿不愿意,李婉柔都被赵锐拉到了书房,一个口述,一个持笔。

  不多时,一封洋洋洒洒几百字的信就写好了,赵锐命人快马送去清风寨。

  马英也确实是想恶心一下赵锐,根本就没想到他竟然还会回信,所以顿感意外。

  但也只以为他是回信骂自己,可当马韵儿将信上的内容念完后,下巴差点没惊掉。

  “妹妹,你没念错?那小子真的说要投奔我?还夸我是女中豪杰?”

  “嗯!这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我怎么会念错呢!”马韵儿点点头,心里窃喜。

  “可这不对呀,难道那小子真读书读傻了?妹妹,你实话跟我说,昨晚的那封信,你真是按照我说的意思写的?”

  马英接过信纸,仔细地看了几遍,奈何上面的字她大多都不认识,但又不相信,只得皱眉盯着妹妹。

  “当然是按照姐姐你的意思写的呀!”马韵儿被她看得有些心虚,她也是想借此化解两家恩怨,谁曾想那赵锐的回信比她更夸张。

  “好,竟然那小子这么识趣,这么干脆,我在计较以前的那些事,倒显得小气了,给他回信,就说只要他来时,将他赵家的粮食和银钱都带来,尤其是那几十匹战马,姑奶奶让他当军师又有何妨?”马英想了一下,一挥手豪气的道。

  马韵儿大喜,赶紧提笔就书写起来,字里行间比上一封更加的有诚意,并表示到时愿意派人去接应。

  赵锐收到信后也不含糊,立即回信,表示到时候,不但会将马匹银钱粮食通通带去,就连那几十名匠户和乡勇家丁也会一并带上,还宣称自己已经打造了大量的兵器盔甲。

  这次,马英和马韵儿都动容了,两姐妹都是呆呆的张着嘴,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