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大祸临头

加入书签
  出了州衙后,赵锐才感觉自己后背都湿透了。

  毕竟灭门县令,抄家知府,可不是说着玩的,刚刚那刘知州,明显动了这个念头。

  他就是担心这老东西会落井下石,借机将自己办了,所以才将那些文书都主动交上去。

  “哟,这不是赵二爷吗?”

  “呵呵!怎么走得这么匆忙,是赶着收拾行装,畏罪潜逃吗?”

  赵锐正准备上马车,王远就带着一众家丁走了过来,一脸的幸灾乐祸,显然是收到信,特地赶来。

  “姓王的,你别得意,咱们看谁笑到最后。”赵锐恶狠狠的盯着他。

  “哈哈,你就不要在虚张声势了,你赵家有多少家底,本公子还不清楚吗?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王远哈哈大笑,显然笃定赵家没有足够的银钱去大同府活动,至于卖地,这个时候谁敢要?

  “哼,当初你在街上不是很神气嘛,以为中了个秀才,就敢跟本公子抢女人,也不称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对了,听说你那两个美婢长得都不错,还有你嫂嫂,你放心,等你被抄家后,本公子一定会将她们都解救出来的,哈哈!”

  王远见赵锐不回答,要上马车,更是得意,说到最后猖狂大笑。

  赵锐一听,顿时大怒,指着他破口大骂道:“狗杂种,听说你和你老爹加起来有十多位妻妾,你放心,老子一个都不会放过的,你回去赶紧通知你老爹准备吧!”

  “你…这个读书人中的败类,本公子羞于你争论,咱们走着瞧!”

  这次轮到王远气得咬牙切齿了,一张脸胀得通红,差点就没忍住,让家丁冲上去将赵锐乱棍打死。

  赵锐同样懒得和他呈口舌之争,钻进马车,带着人扬长而去。

  一路上。

  赵锐的脸色都非常难看,暗暗咬牙,一定要尽快将乡勇训练起来,若有五百精兵在手,哪里需要受这种窝囊气?

  一回到赵家堡,李婉柔和赵虎父子就围了上来,显然赵锐走后,整个赵家堡的人都在提心吊胆。

  “二爷,那刘知州怎么说?”

  “这件事已经不是他能够压住的了,好在我打消了他落井下石的念头,暂时应该没事。”

  “哎!嫂嫂早就劝你,踏踏实实在家读书,你就是不听,如今大祸临头…”

  李婉柔说着说着,就轻轻抽泣起来,赵明却是赶紧道:“二爷,咱们不能坐以待毙,我看不如将粮食都卖了,二爷去大同再活动一番,应该能度过这次危机。”

  “行不通,那王家肯定会从中作梗,短时间内几千石粮食卖给谁?”

  赵锐一摆手,他才不会再花那冤枉钱,扶着李婉柔的双肩安慰道:“嫂嫂放心,天塌不下来的,我早就派周管事去传播谣言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起作用的。”

  “可这终究只是二爷你的猜测呀,万一不管用怎么办?你要是出了事,让嫂嫂如何对得起我赵家的列祖列宗?”

  “嫂嫂,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大不了破罐子破摔上山去落草,过那逍遥快活日子,反正如今占山为王的人多的是,也不多我一个,到时想抢谁就抢谁,想杀谁就杀…”

  “你…你…你怎么能说这种混账话?”

  赵锐说得起劲,李婉柔却是气得娇躯都剧烈的颤抖,最后身子一软,直接向地上倒去。

  赵锐一把扶住她,然后吩咐道:“虎哥,为了以防万一,你带几名兄弟,今夜悄悄的去牛头山摸摸情况,赵叔,你也下去准备一下,先不要声张,一旦事不可为,咱们就搬到牛头寨去。”

  “哎!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父子俩都是叹了口气,退了下去。

  “二爷,难道你还真打算去落草?哎!造孽呀!我赵家世代清白,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不孝子孙啊!”

  李婉柔是又气又急,说到最后伤心的哭了出来,两丫鬟在旁也泪光盈盈,轻轻抽起。

  “我不过是做最坏的打算罢了,若真到了那一步,嫂嫂不愿意跟着我去落草,我自会派人护送嫂嫂回江南。”

  赵锐见她竟然骂自己,顿时也来了脾气。

  说完,又指着小环和小兰吼道:“你们呢?是不是也会嫌弃二爷?如果是的话,现在就说出来,这就发给银钱,放你们离去。”

  “无论二爷今后是贼是官,婢子都誓死相随!”

  “婢子也愿意。”

  两女吓得浑身一哆嗦,然后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好好好!都乖,不枉二爷白疼你们一场,快起来,哪怕就是做贼,二爷也绝不会让你们受半点苦和委屈。”

  赵锐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赶紧将两女扶起,不由得又撇了李婉柔一眼。

  “二爷放心便是,嫂嫂虽不同意你去上山落草,但真到了那一步,嫂嫂又怎会舍你而去?最多也就一死而已。”李婉柔含泪冲着他苦涩一笑。

  “嫂嫂放心吧!锐儿怎么会让你去死呢,呵呵,其实这年头做山贼,还是很有前途的。”赵锐大喜,赶紧上前替她擦干眼泪笑道。

  “都到了这时,亏你还能说出这种话,唉!也罢,只要你能平安无事,嫂嫂生死又算什么。”

  李婉柔见他还笑得出来,也是气苦的摇了摇头,然后不由自主的将他搂进怀里,柔声道。

  ……

  此时,三堡附近的村民都是人心惶惶,因为都在传赵家即将大祸临头。

  赵锐得知后,不但没制止谣言,所幸对那六百乡勇和匠户,以及招募来的流民,宣布赵家确实遇到了危机,若乡勇想退出,流民匠户想走,可提出来离去。

  果然,大家顿时就炸了锅,毕竟这好日子才刚过两天,但为了不受牵连,六百乡勇还是有一半退出了,实在是那谣言太过吓人。

  一百多匠户虽然也想走,奈何他们都是逃兵,一离开庄堡铁定就会被抓回去,所以只得咬牙留了下来,唯独两千多流民一个没走。

  “好!大家能在危难时刻依然留了下来,其见都是知恩图报之人,今后我赵锐必定不会让大家再挨饿受冻,大家放心,那些谣言并不可信,都是些居心叵测之人故意散播的,我昨天还去了一趟知州衙门,大家尽管安心工作。”

  赵锐见乡勇留下来了三百多,流民几乎一个都没走,心中一阵欣慰。

  他就是想要考验一下那些乡勇,本来已经做好全部跑光的准备,谁曾想竟然只跑了一半。

  至于赵家堡的人和家丁,他倒是没考验,因为这些人的卖身契都在他嫂嫂那里,早就和赵家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古代抄家,往往一杀就是几百口,其实只有一小部分是正主,其余的都不过是些下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