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分赃

加入书签
  赵虎和大黑以及两名管事带着人回到赵家堡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赵锐一直在书房中坐等消息,闻讯立即就来到了大厅偏房。

  “怎么样?事情还顺利吧!”

  “二爷,都解决了。”赵虎脸上的杀气还未消散,边上的大黑也点点头。

  “这就好。”

  赵锐就怕两家有直系男丁逃走,这样后面的事情就有些麻烦,闻言重重地松了口气,然后又望向两名管事。

  “二爷,黄家粗粮和细粮加起来有五千石上下(一石120斤),金银三万余两,骡马牲口近百,其他东西则没有统计。”

  “二爷,吴家也差不多。”

  刘管事还好一些,钱管事心中仍然砰砰直跳,但还是赶紧答道,说完,两人都是从怀里掏出账簿递了上去。

  “他们没有乱杀人吧?”

  赵锐接过账簿翻看了一下,就扔在一旁,问道,心里却震惊两家的富有。

  因为两家官场上都没有人,光每年上下打点就是一笔巨额开销,竟然还能攒下这么多家业,由此可见,这几年来将佃户压榨到何种程度?

  毕竟两家都没有自己的商队,一直都是和他们赵家一起合伙做生意,官面上没有人,就贸然组织商队去草原,那就是个笑话!

  “其他的都还好,只是黄有财的妻妾女儿和他两个儿子的妻妾以及丫鬟,都被他们瓜分了,准备带回山寨去。”

  “我那边也是一样,那姓牛的当家根本就不听我的劝,若非我阻止,怕他不是当场就要…”

  两名管事说完,都是忐忑的看着赵锐,毕竟赵锐派他们去,除了统计钱粮,就是为了监督。

  赵锐沉默了下来,他就知道可能发生这种情况,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说到底,牛头寨的人还是一伙山贼,寨中的情况那天晚上他也了解了。

  什么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都是狗屁,事实是,能吃饱饭就不错了。

  至于婆娘,除刘啸天和几名当家有所谓的压寨夫人,其余都是光棍。

  这就好比闯王李自成进了北京城,能控制得住,那就见鬼了。

  “这样,你们俩再去跑一趟,跟刘当家说,妻妾可以带回山,但不能吃大锅饭,丫鬟和没有子女的小妾则必须交给我,否则今后我赵家堡和他牛头寨就桥归桥路归路。”

  赵锐纠结了好半晌,才叹了口气说道,虽然心里很抵触这种事,但时代如此,除了适应,也无可奈何。

  因为他不下狠手,下次被攻破的可能就是他赵家堡,被抢走的就是他嫂嫂和小环小兰以及其他丫鬟。

  想要改变,只有不断的壮大。

  “是,二爷,只是那大锅饭?”两人赶紧点头,然后不解得望着赵锐。

  “就是不能轮着玩,一人娶一个踏踏实实过日子,懂了吗?”

  赵锐翻着白眼,这么粗浅,竟然还要问。

  两人都是弄了个大红脸,毕竟在赵家十多年,一直都是循规蹈矩,哪里听得懂那劳什子大锅饭的含义?

  “对了二爷,那刘当家托我和你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将分给他们的粮食折成银两,还有让我们调拨一些马车过去。”

  “粮食折成银两没问题,但调拨马车过去不行,这天都快亮了,让人看见像什么话?叫他们动作快点,免得拖久了被人截胡!”

  赵锐一摆手,他估计是牛头寨的粮仓没那么大,所以才想换成银子。

  两名管事匆匆的再次返回。

  刘啸天在黄家堡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几十辆大车都装得满满,要带走的女人则用绳子捆住了双手。

  足足几十名,一个个哭哭啼啼,瑟瑟发抖,至于其他打杂的人和家丁,则是关在了屋子里。

  听了刘管事带来的话,刘啸天眉头也是紧皱,最终还是同意了,好在,只是小妾和丫鬟,否则即便他同意,兄弟们恐怕也不会答应。

  吴家堡那边情况也差不多,两队人马先是押着车辆和女人合到了一起,然后才向西北返回牛头寨。

  路过赵家堡时,赵锐自然是带着家丁从南面的树林和堡中杀出,将山贼打得落花流水,最后只拉了十多车粮食和二十余名女子逃走了。

  看着满满上百车的粮食,赵锐嘴都合不拢了,不明所以的家丁和堡中其他人,则是面面相觑。

  不过,大家心里似乎都猜到了什么,只是嘴上没说,毕竟自家男人昨晚一夜未归,刚才的大战竟然也一个人都没受伤。

  赵锐却不会管这些,赶紧冲上其中一辆马车,打开箱子查看里面的地契和金银。

  “二爷,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李婉柔也来到了堡外,看着那三十多名蹲在地上的女子和上百车粮食,吃惊地张大了小嘴。

  “嫂嫂,昨晚牛头寨的贼人将吴家堡和黄家堡打下来了,这些东西和她们都是刚刚被我抢回来的。”

  赵锐跳下马车,喜滋滋的解释道。

  “那黄老爷和吴老爷怎么样了?这些东西二爷又打算如何处置?”

  李婉柔有些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昨晚那两声巨响,她可是听的真切,再联想到二爷他们秘密商议炸堡门,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归我们了,嫂嫂,还有好几千亩的地契和两万多两金银呢,嘿嘿,发了!”赵锐在她耳边小声道。

  李婉柔却脸色一变,随即就凑到赵锐耳边同样小声道:“二爷,你怎么能都抢来了?还是还回去一些吧!”

  “夫人,吴黄两家都被牛头寨灭门了,男丁一个不剩。”赵虎见赵锐打眼色,于是上前说道。

  “什么?”

  “二爷,你…你…”李婉柔顿时一个踉跄,指着赵锐,娇躯都剧烈的颤抖起来。

  她本以为二爷只是想给两家一个教训,谁曾想二爷竟然如此凶残,直接灭人满门。

  “嫂嫂,附近百姓今年的惨状你也看见了,吴黄两家不完蛋,那数千百姓迟早就得完蛋,对我赵家堡的威胁也时刻存在,所以我不得不为之。”

  赵锐见她已经猜到,也不再隐瞒,大义凛然的道。

  “两家纵有千般不是,可你也不能灭人满门呀,这是要遭天谴的,何况你如今已有功名在身,咱们完全可以慢慢将那些田地夺回来嘛!”

  “我可没时间陪他们慢慢耗!”赵锐一摆手。

  他知道玩阴谋诡计,他绝对玩不过古人,所以只能和他们直接玩刀,玩枪,比狠。

  “二爷,你何时变得这般冷酷无情了?以前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

  李婉柔看着他那副无所谓的样,失神的摇着头,心里是既担心又害怕。

  不知不觉泪水已经滴落了下来,她害怕赵锐变得狠辣无情,担心他将来走上歧途。

  “嫂嫂,那是因为世道变了,如果我不变,将来赵家堡的下场,就是今日的黄家堡和吴家堡,甚至更惨!”

  赵锐扫了一眼场中的所有人,然后一脸坚毅的望着她大声道。

  果然,众人听了,刚刚心里觉得赵锐有些凶残的人,此刻都点点头不再乱想。

  “哎!不管怎样,嫂嫂都希望你能保持一颗仁义之心,千万不要乱杀无辜。”

  李婉柔轻叹一句,然后看着赵锐问道:“那这些女子你打算怎么处理?还有那些地契,若就这样直接占了,恐要惹人非议呀!”

  “嫂嫂放心,我明日就去一趟朔州城,将牛头寨洗劫两家的事向知州大人禀明,再将土地过户到我名下来。”

  赵锐说到这里,望着那三十几名丫鬟小妾,想了一下道:“至于她们嘛,还要劳烦嫂嫂去安抚一下,愿意留下来的嫂嫂自行安排,不愿意的,就发点银钱好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只是那刘知州会同意吗,会不会追究?”李婉柔点点头,然后有些担忧得道。

  “嫂嫂多虑了,此事简单的很。”

  赵锐一摆手,然后命人将粮食入库,金银地契都交到了李婉柔手中保管,而他则带着一对家丁前往吴家堡和黄家堡,处理善后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