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冰面恶战

加入书签
  岸边的卜失兔,见对方答应年底之前再来一次,也是激动不已。

  对方现在都能来,再来一次也并非不可能,至于涨价三成,他根本就不在意。

  少女蓝朵儿和其他人,同样高兴不已,心里对这帮汉人就更加的有好感了。

  随即,双方就开始交易,卜失兔让三百骑返回部落去取东西。

  草原各部能交易的东西,无非就是牲口和皮革,除此之外,其他东西,关内商人是不会要的。

  赵锐则是让人将雪橇上的物资搬到木板上,然后让骡马拉着去岸边交易,再将东西拉回来。

  而且每次都只去一辆,虽然麻烦,但胜在安全,来回跑了十几趟,见天色渐晚,才增加到两辆。

  对此,卜失兔和其他人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感慨,汉人果然狡猾。

  直到黄昏时候,双方才交易完毕,卜失兔见对方拒绝了他们的邀请,也只得带着粮食和其他东西返回部落。

  而冰面上,赵锐和众人则看着上百匹战马,和一大堆牛皮马皮,都是直呼发财了。

  “刘管事,你估计一下这批皮革拉回去能值多少银子?”战马赵锐是绝对不会卖的。

  “二爷,这几千张皮革大部分保存的都非常好,回去处理一下,价值大概在一万五千两银子左右。”

  刘管事摸着结冰的胡茬子估算道,心里也有些佩服二爷眼光毒辣,若换平常,或者在归化交易,绝对赚不了这么多。

  “哈哈,果然是暴利行业呀!”

  赵锐哈哈大笑。

  他们那点东西最多也就值三千两银子,这一趟下来竟然翻了五倍。

  而且还有一百匹战马没算,十五两银子一匹,也值个一千五百多两。

  不是他不想多要战马,而是携带的马料和绑在马蹄子上的木板有限,多了也带不回去。

  一百匹战马都被绑上带铁钉的小木板后,就被拴在一起,然后车队开始向东返回。

  每匹马都喂了一个鸡蛋,和一些黄豆,家丁们都是直接坐在雪橇上,速度比来时快了不少。

  五原地区和东面百里外的包头,正好位于黄河几字形的顶部,北靠阴山山脉,南面紧邻黄河,地形很特殊。

  过了黄河,在南下就是鄂尔多斯地区,这一带的大致地形,赵锐前世在卫星云图上,无意中看过。

  所以当两天后,北岸出现了一个结冰的大湖泊时,赵锐知道从这里再往北走二十多里应该就是包头了。

  前世的包头可是有着丰富的铁煤矿资源,黄河支流众多,再加上独特的地形,绝对是一块风水宝地。

  因为阴山在这里向南突出了两块尖角,正好呈一个半弧形将包头地区包围在中间,南面又是滚滚黄河。

  西面的尖角距离黄河还有二三十里,可南面的尖角距离黄河却只有七八里,只要沿着阴山由北向南筑一道墙,在黄河不结冰的情况下,就能很好地抵御草原骑兵。

  西面是更宽广的五原地区,而东面就是前套,距离归化城也不远,可以说只要占据了包头,便能东窥前套,西控五原,南望内套。

  如今盘踞在此的十几个小部落,现在都已经全部臣服于林丹汗,人数差不多在三万左右,这是他让刘管事从土默特部那里打听来的。

  这天中午,前方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队人马,人数两百左右,个个腰间系着弯刀,背着弓。

  “二爷,这伙鞑子应该就是来时追咱们的那一伙,看样子来者不善。”

  这处的冰面很狭窄,才一里多宽,车队不得不停下,刘管事黑着脸道。

  “娘的,派个会讲蒙古话的兄弟过去问问他们想干什么。”赵锐骂道,心里恼火无比。

  来时碰见好几个部落,被拒绝交易后,唯独这伙人沿着岸边追了他们一阵,现在还来堵截。

  不多时,派出的一名兄弟就回来了。

  “二爷,他们说我们的马匹在河面上拉了许多屎,冒犯了长生天,要惩罚我们,让我们将马匹全部留下…”

  “放他娘狗屁!”

  赵锐气得破口大骂,然后看着赵虎道:“虎哥,你带着兄弟们骑上战马,赶着马群给我冲上去,撞死他们,我们在后面压阵。”

  赵锐一脸的凶狠。

  特么的下了马还这么嚣张。

  随即众人就紧张得忙活起来,将木板全部斜斜的顶在了雪橇前方,五十名家丁,每人身上都绑了几张牛皮。

  “二爷,要不还是绕路吧!”

  刘管事有些心痛马匹被箭射死射伤。

  “绕个屁,大不了赔上几十匹战马,老子今天也得给这帮鞑子一个教训。”

  两名管事也只得闭嘴,这阵子对赵锐的粗言秽语,早已习惯。

  拦路的人,离车队也才一里左右,此刻人人脚底都绑着两块毛皮。

  “族长,怎么办?要不咱们直接杀上去好了。”

  “不,这冰面太滑,咱们就守在这里。”

  “族长他们冲上来了。”

  “他们的马怎么可以在冰面上跑这么快?”

  两百多鞑子看着奔驰而来的马群,都是大惊失色。

  毕竟他们也试过,即便给马蹄上绑上布和皮毛,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在冰面上行走,这才没有骑马。

  “快,准备放箭!”打头的族长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一咬牙道。

  咻咻咻!

  两百鞑子弯弓搭箭,也只来得及射出一波箭雨,就不得不向两边飞奔避让。

  十几匹战马中箭倒地,几名家丁摔了下来,同样有十几名摔倒的鞑子,直接被马群踩死。

  没有家丁控制的战马直直的向前冲去,赵虎则是带着其余的家丁,骑着马追杀向两边逃去的鞑子。

  “杀!”

  噗!噗!

  一名名鞑子被骑兵追上,刀光闪现,滚烫的鲜血将冰面都染红了。

  一直追到岸边,家丁们才罢手,主要还是怕对方有埋伏。

  短短时间,足足砍死踩死上百鞑子,主要还是在冰面上行动不便,跑急了容易摔倒。

  而逃到岸上的族长,看着冰面上近百具族中勇士的尸体,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对方的马匹在冰面上也能正常奔跑,打死他也不敢起歹心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