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意孤行

加入书签
  赵锐回到后宅,李婉柔早就命人烧好了热水,卧室外间,摆放着一个半人高的大木桶,里面的水正冒着热气。

  炭火足足摆了四盆,赵锐一进去就感觉到了一股暖意,小环和小兰立即就围了上来。

  李婉柔则是将衣物放在了桌上,又嘱咐了两句才将门带上出去。

  看着两女熟练的解衣脱鞋,赵锐摸了摸鼻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不过,他并没有装清高,让两人出去自己洗之类的屁话。

  因为入乡就得随俗,这种事在古代大户太正常了,他没必要坚持。

  也无法坚持。

  李婉柔站在门外,听着里面传来的嬉笑玩水声,也是秀眉紧蹙,决定等一下要好好教育一下小环和小兰了。

  对赵锐如今的变化,心里同样也是一阵阵的自责,这哪里还有半点谦谦君子的样?

  又过了好半响,见里面越来越不像话,只得轻咳一声,提醒道:“兰儿,环儿,洗好了就赶紧给二爷穿衣服,免得水凉了。”

  屋内。

  早已被赵锐拖进木桶里的两女,顿时吓了一跳,赶紧爬了出去穿戴起来,然后又伺候赵锐穿戴。

  期间免不了被赵锐的一双魔爪又是弄得面红耳赤,一个澡足足洗了半个时辰,赵锐才穿戴完毕站在铜镜前。

  看着镜中有些模糊的自己,赵锐还是很满意的,这卖相比他前世强多了。

  小环和小兰却是一边给他扎发戴冠,一边羞涩的时不时偷偷打量。

  李婉柔这时也推门走了进来,看着地上弄湿了一大片,水渍溅的到处都是,狠狠的瞪了两女一眼。

  可来到赵锐面前,脸色却是又缓和了下来,“二爷天色也不早了,快去用膳,然后读书吧!”

  “嗯,还真有点饿了。”赵锐摸了摸肚皮,就跟着她朝餐厅走去,两丫鬟刚要跟上,李婉柔就回头道:“你们俩把这里收拾一下。”

  “是,夫人。”

  两人有些忐忑的点点头,知道夫人这是在惩罚她们,毕竟这些事以前都是由吴婶她们来干的。

  “嫂嫂,还是让吴婶他们来收拾吧!”赵锐一摆手。

  “好吧!”李婉柔无奈的点点头,两女见二爷这么护着她们,心里一阵感动。

  用过完善后,天已经暗了下来,赵锐躺在靠椅上,整个人都懒洋洋的。

  小兰挤坐在靠椅上,手捏小木锤,捶着核桃喂给赵锐吃,小环则是站在后面捏着肩。

  古人太他妈幸福了!

  赵锐眯着眼,时不时也喂两女吃一颗桃仁,心里却是大骂。

  当然,前提是你家中得有良田千亩,或者有自己的生意,而且头上最低也得戴上一顶秀才的帽子。

  否则,外面那些饥不择食,骨瘦如柴的百姓,就是其下场,想到这里,暗自庆幸,自己这胎投的爽!

  “二爷,歇息了这么久,也该去读书了。”

  李婉柔款款走了进来,随即就发现赵锐给小兰喂桃仁吃,顿时急道:“二爷不可,你怎么能喂…这,这成何体统嘛!”

  “嫂嫂,在自己家中,哪来那么多体统?来,你也吃一个。”

  小兰像受惊的兔子一般,刷的一下跳了起来,低着头,赵锐却是翻了个白眼,不在意地笑道,说着还将手里的桃仁递到她嘴边。

  “唉,竟然叔叔已成年,嫂嫂继续留在后宅却也有些不妥了,明日就寻座庵院,从此常伴青灯古佛吧!”

  李婉柔见他嬉皮笑脸,心头也是涌起一抹无力感,觉得这五年来自己的教导非常失败,叹息一句,就欲转身离去。

  “嫂嫂有话好说嘛,走走走,去书房。”赵锐顿时急了,刷的就站了起来,尽管知道她是以此要挟,但按照她的性子还真做得出来。

  …

  一晃五天而过,赵家堡的前院大厅中,站满了人。

  账房先生,堡中各个管事都在,就连卧病在床的大管家赵明,也抬来了。

  “各位,大家也都知道,我赵家上次的生意砸了,至今还欠四千两银子外债,若是不将这笔银子凑齐赔给人家,那么以后我赵家的生意也就做不下去了,所以我决定,再去草原一趟。”

  “什么?”

  “这…”

  赵锐一说完,众人都吓了一跳。

  李婉柔也没想到赵锐的办法,就是去草原做生意,赶紧解释道:“二爷,历来都没有哪家敢在这时节运货去关外的,何况今年比往年还要冷,这雪虽然暂时停了,可要不了几日还会下的。”

  “嫂嫂稍安勿躁。”赵锐一摆手,然后又看着大家道:“这时节去草原,其中的凶险我也清楚,不过大家不用担心,我自有应对方法。”

  “二爷,这时节出货,那绝对是血本无归呀!”

  “是呀,二爷,这么厚的雪,马车根本就走不动,就算到了草原,白茫茫一片,到时也很难分清楚路的。”

  众人都是苦苦相劝。

  “刘老,我让你打造的东西,打造了多少?”赵锐没理众人,而是盯着刘老头。

  “回二爷,已经打造了五十辆。”刘老头只得答道。

  “嗯,应该足够了,这次的货物主要还是粮食和盐巴,大家下去筹备吧。”赵锐点点头,然后语气不容拒绝的道。

  “二爷,家中粮食不多,不能再卖了,何况粮食也是最不赚钱的。”

  李婉柔赶紧提醒道,他们以往的货物主要还是盐巴茶砖,和铁锅针线等生活用具为主,因为这些东西不但轻便,也是草原上急缺的。

  “这次情况不一样,这么冷的天,草原上肯定冻死了大量的牛羊牲畜,所以缺的就是粮食。”

  赵锐解释道。

  众人见他一意孤行,都是望着李婉柔,希望她能管管。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李婉柔也只能劝说,最后见赵锐态度坚决,只得一摆手:“大家还是按照二爷的吩咐去做吧。”

  心里却是叹了口气,二爷要胡闹,也只能由他了,大不了以后安安心心种地就是,无非就是日子苦一点。

  众人只得纷纷下去忙活,赵锐这才拉着刘老头朝木工坊杀去。

  来到木工坊后,就见几十辆简易的雪橇摆放在院子中,都是这几天加班加点打造的。

  “二爷,这是什么东西?说它是马车,可又没轮子怎么跑?”后面跟来的李婉柔顿时有些好奇道。

  “呵呵,谁说没轮子就不能跑了?嫂嫂你就看好吧,等一下这玩意儿比马车还要快。”

  赵锐呵呵一笑,然后就让人抬一辆去堡外,这几天他一直在忙着配制火药,所以都还没来得及试一下。

  几名大汉立即就抬着一辆雪橇来到了堡外的雪地里,厚厚的积雪都快没到了膝盖。

  套好一匹骡马后,赵锐就让一名马夫,驾着雪橇转了一圈。

  众人见雪橇在雪地里行驶比马车还要轻松,顿时惊掉了下巴。

  “二爷,这就是你说的办法?”李婉柔眨着一双美眸望着赵锐。

  “不错,而且这还只是在雪地里,如果是在冰面上要更快,走,嫂嫂我带你体验一下。”

  赵锐说着,也没征询她的意见,就拉着她登上了雪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