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回家的路

加入书签
    

    黑泽银在监狱的这段时间,外界发生了不少事情。  .  .

    浅间公司的time-时代游戏赛终于开幕,各区选手激烈竞争希望争夺预赛名次。

    出狱的那天青池二来接人,一路对自己进了预赛这件事喋喋不休,还把自己的战绩吹得天入地,活像是冠军已经收入囊一样。

    黑泽银宁愿和自己身边坐着的伏特加玩剪刀石头布也不想理他,当然青池半路把伏特加扔宠物店门口后,黑泽银开始在打瞌睡了,偏偏青池二不自知还在那说得兴高采烈。

    “黑泽啊,说真的,这游戏真的超好玩!尤其是生活技能也能运用到游戏里面,赞到飞起!”青池二指手画脚,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尤其是过去难度的侏罗纪时代,对我这种经过野外训练的杀手再简单不过!那叫横扫千军!”

    黑泽银靠着软软的后垫打哈欠。

    拜托,你一个杀手玩游戏值得这么炫耀吗?

    “而且浅间公司的手段也是够6的!”话锋一转,青池又兴高采烈议论起浅间公司的英明,“你是不知道,他们根据游戏内容,推广相关的真人活动,野外求生等等的都办得超级火热,不少人还了电视!”

    “啊,那浅间董事的手段真是高明。”黑泽银随口敷衍。

    可是是太过沉浸自己的世界,青池对黑泽表现出来的显而易见的不耐烦都没有任何察觉,声音反倒是愈发高昂:“没错没错,他们公司钱进账的速度让我都恨不得去抢劫,但是……他们的活动办得超级好玩啊!”

    “黑泽,看!这是我参加模拟行军游戏的战利品呢!二战时期的日本军帽!”青池二用指尖挑起放在车窗边的物件,让帽子以他指尖为圆心旋转。

    “……”所以说参加过野外实战的你也去玩了吗?

    黑泽银一脸木然地看着那造型特的绿色帽子,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吵死了啊。”黑泽银捂着耳朵,“日本在二战为法西斯而战,提起来得遭世界一切反法西斯人民唾弃,亏你能面不改色玩日本军帽玩得那么高兴!”

    “不是啊。”青池偏过头去,指尖旋转帽子的动作很快停下,他伸手将帽子翻过来,内侧对准了黑泽银,面沾染着已经凝固成了黑色血块,“都说了是老子的战利品啊,很帅吧?”

    “……”

    黑泽银的双目染血雾,他后背一下子贴紧车子软垫,伸手扶住了额头,轻微喘气。

    青池二通过央后视镜看到黑泽银的模样,调皮的笑容瞬间消失,手一抖直接把帽子扔出窗外,而由于他不久前把玩军帽,搭在方向盘的手只剩一只,他的激动让方向盘差点打滑,险些让他所驾驶的黑泽银的车子撞马路栏杆。

    刺耳的轮胎和地板的摩擦声,青池二好不容易把车子又开回正道,他连心情都没去平复,急冲冲对着后视镜询问黑泽银的状况。

    “我没事……”

    “吓死我了刚才!”闻言青池心大石落地,但从他语无伦次的话可以看出他内心依然不平静,他不得不借由抱怨掩饰不安,“你也是的!平时隔着十米的血腥味你也可以闻到,怎么刚才不行了?我以为你……你那样才那样的!”

    “什么跟什么……”黑泽银揉着眉心,“我刚从监狱里出来缺少糖分,你请我吃点甜食不会了……”

    “这和糖有什么关系!你变着法敲诈吧混蛋!”

    “跟你说了你也不清楚……还有,别关顾着顶嘴,看路,五秒钟后你得撞出栏杆外了,嗯,现在剩下两秒……”

    回头咆哮的青池赶紧把头又转回去,拼命转动着方向盘。

    一番折腾总算把麻烦全部镇压下来。

    黑泽银咬着青池扔来的棒棒糖,看着前方开车的青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青池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还是去那该死的监狱呆一辈子吧!刚出来这么折腾我!我容易吗我!本来我还可以趁这时间看看杂志玩玩游戏的!现在所有好心情都没了!没了!”

    “行了行了,我的错我的错。”黑泽银很识相举手,叼着糖果的嘴巴发出含糊的声音。

    毕竟他刚才的行为举止的确吓人,青池好几次开车不看路险些车祸也是因为他,他总不可能和他继续斗嘴下去吧?那样太小孩子气了。

    再说,闭嘴服软也能避免青池再某些无聊话题问东问西。

    “聊些开心的事吧。”黑泽银这样说道。

    “开心的事……”青池气来得快也消得快,他喃喃重复了一遍黑泽银说过的话,因为情绪不定而起伏的胸口逐渐平和下来,不多时,他眼珠子一转,不少记忆涌脑海,“啊,好像是有,如说浅间公司……”

    “你别跟我谈浅间了,我听腻了。”而且一说起浅间他想到近江,然后是九州。

    “不是,跟这有关,因为times-时代太受欢迎了,所以少年侦探团那几个小屁孩也沉迷其,打算周末和你的便宜老师去野营拓展视野。”青池语速飞快语言流畅地把这段话说完,还摆出一个打电话姿势,“还问你去不去来着。”

    “那群孩子让你帮忙带话的?”黑泽银一挑眉。

    “答对一半。”青池说到后半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他们是来委托我‘求’你去野餐的。他们知道正面邀请你你肯定不会答应,所以来拜托我了,他们听说我和你的关系很好,所以我再加他们的要求,你应该会答应。”

    “……有柯南和灰原在的地方你别想我过去。”黑泽银的话说得斩钉截铁。

    “有些事情该面对的总是会面对的啦。”青池撇撇嘴,显然对黑泽银某些回避行为非常不满,“大不了我跟你一起去是了,至少别让我丢面子啊,我都答应那些孩子了……”

    “我说了不去是不……”

    “真可惜呢,最近不小心买了xx公司新推出的巧克力新品,送给怜奈她又不要,我自个儿也吃不下,怎么处理呢?”青池二舔了舔唇角,“那玩意儿真是甜腻到让舌尖都发麻啊,但我看还是让它们乖乖唐躺垃圾桶里好了……”

    “……”后座的黑泽银无意识捏紧拳头,从牙缝里挤出单词,“算你狠!我去!”

    青池二的脸露出得逞的笑容,心更是轻蔑冷笑。

    果然你这家伙……并没有太抗拒和她见面,你所欠缺的,只是一个借口。

    不过,正和他心意。

    接下来的车厢时光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度过。

    青池把黑泽银安全送到家,然后下车,攀了门口的自己的摩托车,他冲黑泽银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

    “慢走不送,记得快点把巧克力新品打包送来。”黑泽银一点儿也没挽留意思,反正他俩天天都能见面。

    “我怕我送来的时候你没命吃。”青池一翻白眼,“你不在这几天你爸妈一直守着你家呢。”

    “自求多福吧吉普生。”甩给黑泽银一个同情的眼神,青池二把把手一转到底,逃也似的离开,“我会帮你香的,在明年的今天。”

    黑泽银:“……”

    他歪过头去,慢慢转身,熟悉的别墅之,隐约散发一种危险的黑气。

    黑泽银迟疑了一阵,还是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