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大结局

加入书签
    顾晚瑜小心的坐在徐景墨的床边,掀起被子的衣角,把徐景墨的胳膊拿了出来,本是强装有力的胳膊,此刻却没有一丝生机,而道道青痕的皮肤下边,更是有肉眼可以看到的蠕动的小虫子。

    居然是噬心蛊,这苗疆人下手可真够狠的,这噬心蛊向来是由养蛊人自身血肉喂养,分为子母蛊,当子蛊从养蛊人体内出来进入到要加害人也就是宿主的身体内,便会在五六日之内迅速蚕食那人身体血肉,最终跟随宿主死亡

    而因着子蛊的死亡,母蛊便会疯狂的蚕食养蛊人的血肉,实际上是一命换一命,只要子蛊进入宿主体内,便是无解。即便是把养蛊人抓来也无济于事。只能任由子蛊把宿主的血肉啃食殆尽。

    顾晚瑜却看到了一丝希望,原因无他,顾晚瑜恰巧知道怎么解这噬心蛊,世人常道噬心蛊无解,实际上不是无解,而是知道的怕是只有一人,而她新拜的师傅南大师,却是恰巧知道的那一个人。

    南大师对顾晚瑜不能说不尽心,是以便把这噬心蛊的解法传授给了顾晚瑜,顾晚瑜静静的看着床上的徐景墨,深吸一口气,猛然走到门口推开门,扬声道:“平乐,你出来。”

    徐嫣然自以为隐藏的很好,却没想到一眼 被顾晚瑜识破,徐嫣然从院中的假山后探出头来,略带不好意思:“瑜姐姐,我不是要偷听你们讲话,我只是有些不放心。”

    顾晚瑜点头,这样的距离,徐嫣然怕是真什么也听不到,只是以防出现什么无法预料的事情,徐嫣然离得近些,能有个照应。

    “嫣然,给我一日的时间,我能救你哥哥。”

    顾晚瑜神色坚定。

    “什么?你能救我哥哥?怎么可能?”

    徐嫣然一把抓住顾晚瑜,眼中迸发出惊喜,随即黯然,皇上和父亲请便了天下名医,可是依旧无济于事,就连当年把哥哥从死神手里拉回来的白发老人都没有办法,瑜姐姐一个闺阁小姐能有什么法子?

    徐嫣然摸了摸顾晚瑜的额头,别是被急疯了吧?

    “平乐,你相信我,我一定有办法的,你记住,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一定要保证这一天之内,不能有人进来打搅我,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对不对?”

    顾晚瑜看向徐嫣然的目光中充满了坚定。

    徐嫣然不自觉的被顾晚瑜感染,重重的点了点头:“瑜姐姐放心,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保证这一日的安宁。”

    不管瑜姐姐是否真的能救哥哥,能有这一日单独的相处机会,怕是哥哥和瑜姐姐也会高兴的。

    顾晚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赔上这条命的。”顾晚瑜话虽如此,可也知道徐嫣然怕是扛着巨大的压力才这般说的,毕竟徐景墨今日地位不同往日,这么一会儿的时间,怕也是看在她和徐景墨有婚约的份上,大家心照不宣的。

    可是真要让她平白的浪费徐景墨一天的时间,怕真有人不会答应。

    “辛苦你了,放心吧,我一定会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哥哥。”

    顾晚瑜叹气,在没有任何犹豫,转身进了房间,把房门紧闭。

    这一日的时间,在徐嫣然的记忆中,怕是最为艰难的一天,期间有皇上派来的人需要打发,更有皇后娘娘亲自前来。

    徐嫣然说的口干舌燥,总算是劝住了皇后娘娘,眼看这一日过去,徐嫣然实际上也是心中打鼓,同时在心里不停的预想着最坏的结果,更是想了千个万个理由为顾晚瑜开脱。

    然而徐嫣然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万一真的成功了呢?

    当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顾晚瑜的身上,只一日不见,徐嫣然觉得,顾晚瑜似乎是消瘦了很多,脸色更是苍白的可怕。

    “臣女拜见皇后娘娘。”

    顾晚瑜强撑着身子,盈盈一拜,然而终究是没有支撑住,在皇后娘娘责怪的话还没有说出来时,歪倒在众人面前,还好徐嫣然眼疾手快接着了她。

    “嫣然,你好生照顾平安。”

    “是。”

    徐嫣然想要冲进去看看哥哥怎么样了,可是看到顾晚瑜苍白的神色,终究是压下心头的担忧,把顾晚瑜扶到了客房。

    而皇后娘娘再也忍耐不住,直接冲进到了徐景墨的房间,看着床上眼睛紧闭的徐景墨,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她的儿子,好不容易喊她一声母后,却被人算计如此,天知道她这几日是怎么撑下来的,今日如果不是顾忌着镇国公府对她儿子的养育之恩,怕是早就和徐嫣然翻脸了,怎么能听信一个闺阁女子的话,平白的浪费一日的时间。

    皇后沉浸在悲伤中,并未注意到徐景墨的异常,紧跟而来的徐夫人却眼尖的发现,徐景墨虽依旧脸色苍白,可是皮肤上面的青痕却消失不见,脸色甚是看起来有了生机。

    “皇后娘娘,您不觉得太子有什么变化吗?”

    徐夫人声音颤抖。

    “变化?”

    皇后怔怔的看着徐夫人,随即猛然看向床上的徐景墨,细心如她,经过徐夫人的提醒,果真发现徐景墨的气色好了很多。

    “太医,快传太医。”

    皇后的语调都变了,她是多么的害怕,这次又是白高兴一场。

    因着担忧徐景墨的病情,太医一直就在镇国公住着,所以来的很快,当太医轮流给徐景墨把了脉,面带喜色。

    “恭喜皇后娘娘,太子现在已无大碍,只是身子这几日有所亏损,所以好生补上一补也就是了。”

    “你说的是真的?”

    皇后再也顾不上礼仪,猛然抓住太医的胳膊,似乎是不敢置信,直把太医给抓的生疼。

    “皇后娘娘放心,太子真的已无大碍。”

    太医这几日也是提心吊胆,天知道如果太子真的西去,皇上和皇后会不会一怒之下,直接摘了他的脑袋,此刻太子平安,他比任何人都高兴,谁说不是他救活的,可好歹他的命算是保住了。

    “好,赏,赏,一定要大赏。”

    皇后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

    此后十日,京城中人人自危,原因无他,蜀王凤景轩意图谋害太子,却被查了出来,被贬为庶民,而顾婉仪和苗疆公主为帮凶,流放千里。

    同时,还封了不下十家京中要员的府邸,一时之间,可真是人人自危,唯恐被带上谋逆的帽子,然而,徐景墨却一点也不开心。

    因为顾晚瑜消失不见了!

    顾府对外的说法是,顾家大小姐无福消受未来皇后娘娘的尊贵而香消玉损,可是徐景墨直觉,顾晚瑜一定活在某个角落里,他更肯定的是,顾晚瑜之所以失踪,一定和他被救有关。

    一年之后,当徐景墨再次南征苗疆,当然,这次是以皇上的身份御驾亲征,当徐景墨终究把苗疆打下时,鬼使神差的,他来到了一处悬崖,凭借请功下了崖底,便看到了遮着面纱的女子。

    在女子抬头看到徐景墨的一瞬间,一行清泪滑落。

    半年之后,空置已久的皇后之位终于落在了一个民女身上,据说是皇上在苗疆捡到的孤女,两人一见钟情。

    椒房殿中,徐景墨抚摸着女子光洁的背,声音嘶哑:“你怎么就那么傻,你让我好找。”

    一声轻笑,不负当初的灵动,却别有一番滋味:“当初我把噬心蛊引到自己的体内,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只能诈死随着南大师远离这里,去了南大师生活的地方,却没有想到,南大师趁着我熟睡之时,再次把噬心蛊引到了他的体内,而噬心蛊经过两次的牵引,再也不能进行第三次,最终南大师因救我而身亡。”

    “我会一辈子感激他的。”

    花好月圆夜,不外如是。手机用户看嫡女重生:一世繁华请浏览m.shuhuangge.orgwapbook4594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